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四 最亲密的陌生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岚郡主喜欢一个人。

    自打那年冬日,大哥因为被拒婚跑去问程微,她担心大哥匆匆追了出去,结果慌张张撞上一个人,那人就撞进了她心里去。

    那人她其实之前就识得的,乃是谢府的长公子谢哲,她勉强能叫一声表哥。

    也许是那日天寒雪大,一切都刚刚好,总之先前并没让她想太多的人,却在那一日扶住她时,让她怦然心动。

    只可惜,自从卫国公府与母亲断绝了关系,她没了任何理由去国公府,更没了光明正大的机会见那人。

    时间匆匆过,岚郡主到了着急嫁人的年纪,可因为心头挥之不去的那个身影,她害怕嫁给任何人。

    如果那些人都没他好该怎么办?

    如果那些人她都无法喜欢怎么办?

    如果——

    其实一切理由,不过是她只想嫁给那个人罢了。岚郡主清楚得很,而在景王世子屡屡嫁不出去女儿逼问她后,当父亲的亦知晓了。

    京城的天渐渐热起来,每到这个时候岚郡主都恹恹地提不起精神来,不过今日她却一反常态,从一大早一颗心就七上八下,兴奋又紧张。

    她一遍一遍催丫鬟去问,当丫鬟说人终于到了时,她再顾不得矜持,提着裙摆跑到了会客厅,躲在屏风后。

    父亲终于答应向谢府提亲,成与不成,就看中间人的回话了。

    厅里已经响起景王世子的声音:“其实这本该是内子操心的,不过近年来内子身体不大好,我这当父亲的就只能张罗了。李兄,不知谢府的意思如何?”

    岚郡主紧张地绞着手帕。

    她不知道父亲口中的“李兄”是何人,只是父亲说过,因着谢府与国公府的关系,王府贸然请媒人前去并不妥当,托与谢府夫人相熟的夫人去打探才合适。

    想来这位李大人的夫人,就是与谢夫人相熟之人了。

    厅里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内子试探了谢夫人的意思,谢夫人说已经替儿子相看好了姑娘,只能辜负王爷美意了。”

    岚郡主已经听不进去后面的话,死死捂着嘴倚着屏风滑落在地,直到来人走了,景王世子绕到屏风后,她依然埋着头,默默哭泣。

    景王世子把她拉起来,叹道:“岚儿,别哭,父亲知道,我的岚儿是世上最好的姑娘。只是——”

    “只是什么?”岚郡主木然问。

    “只是谢府的老夫人是国公府段老夫人的亲妹妹,他们焉能不知你母亲与国公府那解不开的结——”

    景王世子话音未落,岚郡主已经掩面冲了出去。

    她一路小跑至世子妃曾氏那里,推门而入。

    曾氏近年来身体渐渐差了,这个时候才起身,正准备用饭。

    一见岚郡主进来,她眼睛一亮,语气中是难掩的激动:“岚儿,你来了。”

    自打那一晚过后,她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只夫君不再进她的房门,就连一双子女都疏远了她这个母亲。

    锦衣玉食,与她再无半点滋味。

    回想上一次与女儿一起闲谈用饭,竟有些恍若隔世了。

    “你为什么那么做?”岚郡主咬唇看着母亲。

    曾氏嘴唇颤了颤:“岚儿,过了这么久,你还在怪我?”

    岚郡主抬手拭泪:“母亲,您知道人们都怎么说吗?他们说韩玉珠当年遇难,就是因为身为好友的您嫉妒她美貌,所以国公府得知真相后才与您断绝了关系——”

    “他们胡说!”曾氏厉声打断岚郡主的话,情绪激动得有些骇人,“他们凭什么这么说?他们有什么证据?”

    “母亲——”岚郡主摇摇头,“他们不需要有什么证据,他们只要这么认为就足够了。”

    所以,她连与心上人在一起的一丝可能都被剥夺!

    “母亲,我有时候,真是忍不住恨您啊!”岚郡主看着苍白消瘦的曾氏,到底不忍心再说下去,提着裙角扭身跑了。

    她的母亲,毁了她一辈子的幸福。

    不过,谁让她是母亲的女儿呢。这世上,儿女既然能享受父母萌荫,就也得承担父母的罪孽。

    那鹅黄色的裙摆消失在门口,曾氏颓然跌坐在椅子上,欲哭无泪。

    她做错了什么呢?是华贵妃太狠心,要毁了韩玉珠清白,与她何干?她维护这个家,还不是为了两个孩子,凭什么到头来儿女都要指责她?

    “世子妃,用饭吧。”侍婢小心翼翼道。

    曾氏毫无胃口,摇摇头道:“撤下去你们分了吧,那羊乳就端给萌萌。”

    自打夫君儿女开始疏远她,曾氏就养起了猫,算下来萌萌是她养的第三只猫了。

    曾氏改了主意:“把萌萌抱过来,我亲自喂它。”

    在她心里,养的猫儿已和半个子女无异。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