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三 隔壁那个小娇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京郊附近有个杏花村,以盛产美女在方圆百里内小有名气,杏花村的小娘子们也确实如杏花一般水灵灵的。

    春燕就是杏花村里最漂亮的一朵花,从十二三岁开始就引来无数儿郎的爱慕。

    只不过春燕近年来很是不痛快,自从两年多前村里来了一个小寡妇,这村花之位显然易主了。

    春燕不服,一个带着儿子的小寡妇,凭什么抢了她的风头?

    每当出门,春燕照例冲着小寡妇家的方向唾上一口,这才一扭一扭地洗衣裳去。

    “陈大哥,你这是捕鱼去啦?”

    迎面来了个二十出头的汉子,人高马大,露在外面的手臂虬结起一块块的腱子肉,不同于村上那些常下地的男人黑得油亮,而是呈一种好看的古铜色。

    这汉子浓眉大眼,长相周正,在一众大姑娘小媳妇眼里显然是特别的,他这么一路走来,不知收到多少不要钱的秋波。

    汉子却浑然不觉,一手提着鱼篓,一手抱着一大捧不知名的野花,脚步轻松从阡陌小路间走过,从那一跳一跳的劲头,显然可以看出他心情不错。

    心情不错的汉子无视了那朵水灵灵的村花,与之擦肩而过。

    “陈大哥,我喊你嘞!”春燕跺了跺脚。

    汉子这才停下来,一脸严肃:“原来是春燕妹子,对不住啊,我没看见。”

    春燕一阵心塞。

    她这么美一个大活人,他居然看不见?

    难道说,是因为她还小?

    春燕不自觉低头,瞄了瞄胸前鼓起的一对小笼包,胸脯一挺凑了上去:“陈大哥,你手里的花可真漂亮,送我呗。”

    “这可不成,我要带回去喂猫嘞。”

    喂猫?

    春燕有些发懵。

    猫吃野花吗?

    看着她偷偷喜欢的汉子一本正经的模样,春燕犹豫了一下。

    或许,猫是吃野花的吧,只是她没养过,不知道。

    汉子趁着春燕愣神的工夫伸手一指:“我就是在那边山坡上采的,春燕妹子要是稀罕就去采吧,想采多少采多少。”

    他说完甩开脚丫子走了,鱼篓里有条调皮的鱼儿摆了摆尾,水花溅了春燕一身。

    眼巴巴望着汉子走远,春燕气得狠狠跺脚:“真是讨厌,就算野花要喂猫,给我一条鱼也是好的呀,不然人家怎么看得出陈大哥的心意呢!”

    说到这里,春燕有些难过,低头捏了捏衣角。

    她的陈大哥,魂儿早就被那杀千刀的小寡妇勾走嘞!

    春燕猜得不错,那汉子一路走到村子另一头,在一座院门前停下来。

    那房舍半新不旧,有高高的围墙围着,放在村子里并不起眼,不过他却知道,里面可是翻新过的,小院子归置得齐齐整整,还种着一株石榴树,繁茂枝叶斜伸到外头来。

    只可惜,除了那次意外,他再没机会踏进去一步。

    真是稀奇,村子上的人,谁家还有专门看门的!

    汉子正欲上前,大门吱呀一声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十**岁的美貌妇人。

    那妇人生得娇小玲珑,抱着一个洗衣盆往外走,汉子一瞧就心疼了,忙凑上去,面对春燕时的严肃表情顿时换上一张无原则的笑脸:“何娘子,我替你端着吧。”

    妇人瞥汉子一眼,冷淡淡吐出两个字:“不用!”

    家里有水井,亦有洗衣的下人,可她偏偏喜欢抱到溪边去洗。因为每当溪水潺潺从她指尖流过,耳边听着鸡鸣狗吠声,就让她觉得心头满满的。

    妇人绕过他往外走,汉子把一捧花举到她面前:“何娘子,我路过山坡看这花开得好,觉得摆在你屋子里肯定最合适,就送你吧。”

    “不必,好好的花儿采下来,才是糟蹋了。”

    汉子有些委屈。

    他明明看见过何娘子采了野花带回家的,当时她眉眼间的笑啊,让他心肝扑通扑通直跳。

    小娘子都是口是心非的,他才不会被吓退呢。

    汉子把鱼篓递到妇人面前:“何娘子说的是,花儿还是长在山坡上最好,不过这肥嫩的鱼儿却是吃进肚子里最好。今儿我请你吃鱼。”

    妇人伸手推了汉子一把,嗔怒道:“我说了不必就不必,你这人听不懂人话啊,真是烦人!”

    她抱着洗衣盆蹬蹬蹬走了,留下汉子出了会儿神,默默把野花与鱼篓放在了门口。

    不多时妇人带着洗过的衣裳回来,一进院门,就有一个小童从屋子里跑出来,欢快喊道:“娘,您回来啦,家里好多鱼呢,它们一直游来游去,何伯说要把鱼儿放在屋后小水池里养起来,那样我们就随时都有新鲜的鱼儿吃了。”

    妇人掏出帕子替小童擦着汗水,嗔道:“跑得一身汗,当心着凉。”

    小童拍拍胸脯:“娘放心,我壮着嘞。您不是说教我识字吗,什么时候开始?”

    妇人爱怜摸摸小童的脸颊,笑道:“等会儿娘喊你,你先去玩会儿吧。”

    “嗳。”小童清脆应了一声,欢喜跑开了。

    妇人抿唇笑了笑。

    能有这般平静的生活可真好,在这里无人知道她的来历,更无人知道她的瑜哥儿曾是个痴儿,尽管比不上以往的锦衣玉食,可每一日都是鲜活的,让她从梦里能笑出声来。

    就只是委屈瑜哥儿了,虽然手中不缺钱,可在这山沟沟里,连吃一尾鲜鱼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原来这妇人,正是程彤。

    想到这里,程彤喊道:“何婶——”

    一个四十左右的妇人快步走过来:“太太有什么吩咐?”

    “家里的鱼是哪来的?”

    “是……放在门口的,还有一大捧野花。”

    “又是那个打铁匠!”程彤恨恨说了一句。

    想到那个汉子,她心烦气躁之余,又有几分说不清的滋味。

    那其实是个好人,若是出身好,放在京城里也是出众的人物。

    只是,他对她这么殷勤做什么,她有那般过往,还能再嫁人不成?

    不行,以后她要离那人远远的,不能让他破坏了好不容易得来的宁静生活。

    “把那些鱼和花都隔着墙头扔过去!”

    何婶一脸为难:“可是小少爷说中午要吃鱼呢,已经杀了两条——”

    程彤无奈叹口气:“罢了,那便留下吧。”

    反正留下那人的东西也不是一次了,真是让人烦闷!

    她正气恼着,忽听一声凄厉的大喊从屋后传来。

    是何伯的声音!

    程彤脸色一变,抬脚就往屋后跑去。

    两三年的村里生活,曾经弱不禁风的贵女跑起来脚底生风。

    “瑜哥儿!”看清屋后情形,程彤发出凄惨的喊声。

    她猛然扑过去抱住瑜哥儿,声嘶力竭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何伯一脸惊慌;“老……老奴就是去摘了一把青菜,小少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