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0章 V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赵六回来的第三日,便带了长安置办的礼品,往何家去了。

    前一日,赵六已经派人往何家送信,何太太忍着不舒服派人去外宅子知会何康元。

    何康元听得女婿到了洛阳,喜的什么似的,抱着幼子亲个不住,“小二子,你大姐夫回来了!明儿爹就去瞧瞧,看他打长安给你带了什么回来!”

    他那外室折腾了许多日子,原本想哄的何康元将自己娘俩搬到夏家大宅子里去的,算是跟何太太打对台,哪知道何渭忽悠人的本事一流,凭她哭了多少海子眼泪,都是白费功夫。

    她心里恨的跟什么似的,偏偏正室一枝儿不但儿子争气,做生意的手腕一流,就连闺女也运道极好,原本想着何娉婷年纪大了,不好再挑挑拣拣,她只要等着看笑话便成了,谁知道天上降下个贵婿来,进门就是四品官家正室夫人了。

    怎不教她恨的牙根痒痒?

    可当着何康元的面儿,这些心思再不能露一点出来,还得陪着笑脸道:“你大姐夫未必知道有咱们小二子这么个人,可咱们小二子心里肯定想着大姐姐跟大姐夫的吧?”

    何二郎年纪小小,哪里懂这些弯弯绕,只会跟何康元伸手讨要,“要好吃的,要好玩的……”至于大姐姐跟大姐夫,那是什么人……不认识。

    何康元对小儿子颇有几分愧疚之心,不似双胞胎闺女,生下来就是别人家的人,嫁谁不是嫁呢,只要能为娘家发挥光和热。儿子可是要为家族争光的,可惜何二郎如今还不曾踏进何家门一步。

    又听得外室这番话,冲动之下便道,“明儿大喜的日子,女婿上门,瞧在孙婿面儿上,说不定爹会松动,不如我将小二子抱回去见见祖父”

    外室再没想到,自己随意的一句话,竟然让何康元带着儿子回家里去。当儿子的进了何家祖宅,当娘的难道还能给隔在高墙外面?

    她当下喜的眉花眼笑,折腾了半夜,才将何二郎随身穿的用的都给收拾整齐了,还假意道:“既然夫君要让二郎回去陪陪祖父,不如让他多住些日子?”等儿子在何家祖宅扎下根来,她这个当娘的自然可以堂而皇之登门了。

    何康元一想,此计甚妙。

    只要让何老太爷与小二子处出感情来,再商量接外室进祖宅的话题,就容易多了。

    第二日天才亮,何康元便抱着外室子往主宅里去了。家下人等见得老爷抱着个小孩子回来,皆面面相窥,有那腿快的已经跑去何太太院里通风报信。

    何康元倒是打的好主意,直接抱着小儿子进了何老太爷的院子,说是去向祖父请安。

    何老太爷昨儿也听得媳妇儿来禀,今儿孙婿上门,才洗漱完了,还没吃早饭,惊见儿子抱着个三四岁的童儿进来,将孩子放在地上,教他,“二郎快向祖父请安!”那小童还抬头打量了他一眼,眉眼秀致,倒似个小姑娘一般,跪向来向他磕头,“孙儿给祖父请安!”

    为着能让老父心软,何康元一大早爬起来就教幼子如何向祖父行礼,如何讨何老爷子欢心。

    何康元也跪在幼子身边,向老父磕头行大礼,“儿子给父亲请安!”他是鲜少这么做的,也就过年时候带着何渭向老爷子磕头,或者老爷子的寿辰之日。今日不年不节,即行大礼,老爷子瞬间明白了儿子打的什么主意。

    他这么些年坚决不让何康元的外室进门,就是觉得败坏门风。若外室出身清白,他早同意了。可惜何康元纳了谁人不了好,偏要将个青楼女子捧作宝,这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同意的。

    如今外室生的儿子就跪在他脚下,小家伙年纪小小,许是平日被外室跟何康元惯的厉害了,跪得一小会,见何老爷子一言不发,只怔怔瞧着他,便往何康元身边靠了过去,扯着他的袖子就要站起来,“爹爹,咱们家去吧。”这个祖父不言不笑,怕人的很。

    他在家里自来就是小祖宗,何康元老来得子,恨不得捧在手里,含在口里,外室盼了十几年终于生了个儿子,自感母凭子贵,待这个儿子倒比两个闺女更金贵,何曾受过一点委屈,这一会儿便受不住祖父跟父亲之间沉重的气压了。

    何康元见老父面沉似水,不由心头打鼓,忙将准备站起来的幼子给按着跪下去了,还柔声哄他,“小二子跪着啊!”只要何老爷子心一软,便甚个事儿都成了。

    何二郎自来是要星星父母不敢给月亮的长大,原本就是被何康元许诺了许多条件才同意来跪祖父的,这会儿耐心尽失,只觉这件事情一点也不好玩,死活不肯再跪,蹭的一下便站了起来,还瞪着何老爷子凶巴巴道:“跪这个老头子做甚”他又没给自己买吃的买喝的买玩的。

    何康元一听头都大了,忙去捂小儿子的嘴巴,“小祖宗,别瞎说!”

    何老爷子这会儿才冷哼一声,威严的目光在儿子面上扫了一眼,“他倒是你祖宗了,那老子我呢?”提起拐棍就劈头盖脸将何康元揍了一顿,到底人老气虚,手上力气不够,没几下就气喘嘘嘘,指着抱着脑袋的何康元,以及已经被吓傻了的何二郎道:“带着他滚出去!”

    何康元万没料到老父这么固执,也知道今儿是个好机会,人已经进了门,万没有再抱回去的道理。今儿能留下来便好,否则日后就更别指望能进祖宅大门了。

    他跪在地上朝着老父连连磕头,何二郎已经吓的只知道哭了。他长这么大在外宅子里当小祖宗,只要开口何康元就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原还当自家父亲是最厉害的,现在见何老爷子提起拐棍来将父亲一顿臭揍,何康元连反抗也不敢,还要跪下来苦苦哀求,一瞬间对祖父就畏惧到了极点。

    何老爷子见得儿子为着这外室子磕的额头都青了,想着一会孙婿来了,面上也不好看,才喝停了他,目光沉沉盯着他,“你若想让他进门,也不是不可能。”何康元狂喜,腆着脸恨不得去抱老父大腿,“儿子一切都听父亲的!”

    “他出身卑贱,你已经将他惯的不成样子,若是真要留下来,就只能在我身边做个小厮,一切教养皆听我的,你不可插手管。否则就将他送出门去,我不可能承认他是何家子孙,这家里将来也是全交给大郎来打理,我会召集族中所有人留下遗言,将来不许他踏进何家大门一步,权当何家没这个子孙!”

    何康元转头去瞧小儿子,他懵懵懂懂,全然不知自己的命运将发生怎样的改变,正哭的花猫一般。

    假如留在外宅,此生便是上不得台面的奸生子,自己的亲骨血,却永不能入何家祖谱;如何留下来,却要被老父当小厮一般教养长大,只若是他能讨得父亲的欢心,将来自然也能入何家祖谱,就算是庶子,也能分得家产,自立门户,还有兄长族人好依靠,却比奸生子强上百倍。

    何康元是生意人,最会权衡利弊,当下便朝着何老爷子重重磕了个头,忍痛道:“一切但凭父亲作主,只求让他列入何家门墙,别让儿子的骨血流落在外!”

    等到何太太听到消息收拾停当赶过来,何老爷子已经命人将何二郎带了下去,扒去绸袄,套了身府里粗使小厮的粗布棉衣棉裤。何家从未有过使唤过这么大的小厮,还是何老爷子院里婆子回自己家里,将自己孙子穿的衣裤给拿了一套回来。

    何太太听得何康元趁着今儿女婿上门的大喜日子,竟然带着外室子回家来了,气的脑子都快懵了,砸了手边的茶碗还不解恨,还是身边的婆子劝住了她,“老爷抱了那孩子回来,自有老太爷决断,太太还是先别生气了,往老太爷那边去瞧瞧再说。”

    何太太这才打起精神梳妆了,往公爹这边过来了。进门就瞧见何二郎穿着下人小厮的粗布棉袄,小脸儿白净秀致,被何老太爷吓傻了,这会儿还不敢吭声,偷偷瞧瞧额头泛青的何康元,再瞧瞧面色严肃的何老太爷,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听得何老爷子的决定,何太太心里冷笑两声,心道果然是贱人生的贱*种,被公爹当小厮留下来使唤,放在她眼皮子底下,倒比放在外宅子里长大要让她放心的多。

    想到这里,她面上倒带出笑意来,侍候着公爹吃早饭,又唤丫环去拿貂皮镶玉的暖帽来给何康元戴,好把额头那一片青紫给掩起来,省得让女婿瞧见了。

    赵则通带着人来岳家的时候,这场闹剧已经落下了帷幕,他果如外室所说,只知何家有兄妹二人,上至何老太爷,岳父岳母,下至何家兄妹皆有厚礼,特别是何娉婷,除了自己在外面银楼打的首饰头面,还有宫里皇后娘娘赏赐的头面,华贵非凡。独何二郎什么也没有。

    何康元自来喜欢与官家攀亲,如今闺女进门就是四品官夫人,比之外室生的女儿如今还做着姨娘,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对赵六自然是殷勤备至。

    待听得赵六提起过两日请了媒人来请期,准备在年前成婚,年后便要赶赴幽州,何康元二话不说便应了下来,还陪着女婿多喝了几杯。

    何太太这么些年盼着女儿嫁出去,嫁妆家具都是精心准备的,原还想着慢慢来,哪知道日子这样紧张,心里便又不舍起来了。只这门亲事委实好,上无公婆,下无妯娌小姑,自家闺女倒是一点委屈不必受,进门就是当家太太,想想倒又释然了。

    赵则通在岳家吃过了酒,才骑了马往夏家去了。

    他家宅子倒是收拾整齐了,只总感觉有些冷清,还是夏家热闹,既有夏南天与他浅酌谈天,又有小平安在旁边闹腾,热热闹闹一家子人,身处其中只觉温暖不觉孤清。

    夏南天见得他来,忙问起何家态度,听得何家也同意了近期成婚,立刻便安排了起来,第二日媒人就上了门,请期送聘礼紧跟着来。

    夏芍药是安排过自己成亲宴的人,家里如今仆人不够,便往外面去雇了做宴席的厨子,连同夏家的丫环婆子,又对赵府里的丫环婆子进行了紧急培训,到了迎娶的正日子,总算瞧着井井有条了。

    夏景行陪着赵则通去迎娶新娘子,何康元见得夏南天的女婿,心里到底有些芥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