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11章 破绽(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先说个大事】

    【上一章更新出现了一个极其严重的BUG!水媚音在解释那道紫光会存在的原因时……她的解释并不成立!因为她转移蓝极星时,还没有被夏倾月抓起来,也就没有紫阙封锁一说!】

    【她一定是脑子憨……哦不对,是我的脑子憨批了ε=(′ο`*)))】

    【更新之后很快修复(换了一个全新的理由,不过修复的不咋好看)。我的更新发布都是在纵横主站,其他网站同步更新,但是!之后的正文修改大部分不会同步。】

    【所以,若是在其他网站或app阅读时发现上一章哪里不对时……不要怀疑,那不是错觉!时间线的确出了岔子!】

    以上不是废话,以下正文:

    ————

    当任何理由都无法解释时,再继续沉陷其中无疑是一种愚蠢的自欺……以及对他人的伤害。

    云澈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媚音,你说得对。在来这里的途中,我一次次的想过这一点,每一次都找不到任何可以说通的理由,所以,如你所说,我的潜意识里一直都知道那不过是虚妄,但,我却始终……”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水媚音笑着安慰:“说不定,这反而能让你更快的解开心结呢。”

    “嗯。”这一次,是云澈很用力的颔首,目光似乎也不再那么飘忽。

    “让我猜……无心是不是在吟雪界?”水媚音娇婉的言语转移着云澈的注意力:“如果你是忽然跑过来的话,她一定担心坏了。”

    云澈想了一想,道:“有玄音看着她,不用担心,我先去看看岳父大人。”

    “欸?”水媚音面露惊讶。

    云澈微笑道:“时间算来,也该为岳父大人做最后一次疗愈了。所以这一趟,这完全不算是白跑来了。”

    “好!”水媚音欣然而笑。

    …………

    水千珩端坐在地,双目闭合,面色潮红。

    他的前方,云澈手缠光明玄光,生命神迹之力如涓涓暖流,从他的指尖流转至水千珩全身。

    曾经以为永不可逆的重创,在云澈的生命神迹下一点点痊愈。

    经过今日之后,就连他的力量,也将在不长的时间里恢复至当年。

    虽然他已将琉光界王之位传给水映月,但他如今可是东神域的维序者统领。

    远比琉光界王还要威风!

    这两年,面对自己那一大群儿子,他时常感叹,有时养一堆儿子还不如找个好女婿……果然闺女不白疼啊!

    两个时辰过去,这最后的一次疗愈也已临近尾声。感知着玄脉中那蠢蠢欲醒的力量气息,水千珩亦无法保持完全的平静,面孔不断轻微的悸动着。

    水媚音一直守在旁边,目光绝大部分时间都是痴痴的落在云澈脸上。

    这时,一声颇为响亮的女子之音从门外传来:

    “小音音!快出来跟娘去一个地方!”

    能在这琉光核心之地如此肆意喊叫,毫无疑问,是水千珩那死活不愿成为正宫的小妾,水映月和水媚音的生母:

    程晚潇!

    “啊!”水媚音连忙起身,怕打扰到云澈和父亲,她一直移身到门外,才小声的回应:“娘,我要我跟你去哪里?云澈哥哥还在这里呢。”

    程晚潇凑到女儿耳边,贼兮兮的小声道:“你姐姐要回来了,这不得给你姐姐腾机会么!”

    水媚音瞬间了然,主动拉起母亲的手臂,脸儿溢起兴奋:“那我们快走!别让姐姐撞见了。”

    “哎等等,我先给你姐姐传个音。”

    很快,程晚潇传音完成,两母女心照不宣的一笑,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直接并肩离开。

    安静之中,云澈的眼睛睁开,手上的光明玄光也在这时无声而散。

    “终于好了。”他面露微笑,用无比确信笃定的语气向水千珩道:“岳父,你的玄脉如今已经完全无恙,短则三个月,长则半年,玄力也会逐渐苏醒至当年的巅峰。”

    自身玄脉的状况,水千珩自然感知的清清楚楚,他压下心间的激动,仰头而笑:“哈哈哈哈,有你这个当神界大帝的女婿在,我这玄力是否恢复,倒也没什么大差。”

    云澈神识一扫,却发现水媚音已不在附近。

    “说起来,你不是带着小无心向北了吗?怎么又忽然折回来了?”水千珩问道。

    他可不相信,云澈这次折返是专程为了给他疗愈。

    云澈直言道:“实不相瞒,是因为遇到了一些难解之事。”

    “难解之事?”水千珩面现疑惑:“如今这天下,能让你云帝难解的事,怕是少之又少。”

    “说起来,我正好有一件事要向岳父请教。”云澈语气和神态都格外平静平淡,似乎想要“请教”的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哦?”水千珩来了兴致。

    没有添加任何铺垫,云澈直接说道:“七年前,劫天魔帝离开的那一天,我在昏迷之中被人送来了琉光界……在我昏迷期间,媚音是不是一直守着我?”

    “那是当然。”水千珩没有任何迟疑的颔首:“那时你是极恶魔人,并被全界追杀的消息已是铺天盖地的传来,媚音在看到昏迷中的你后,哭的那是一个惨,之后更是一直守着你。”

    “当时的情况,要把她从你身边拉开,”水千珩笑着摇头:“那是想都别想。”

    “……一步,都没离开过,对吗?”云澈脸上微笑不变,语气也依旧轻松平和,像是在随口闲询一些当年他不知道的事。

    “嗯。”水千珩点头,随之又忽然表情一顿,露出恍然之态:“忽然想起来,倒也不是一步都没离开过。中间有一小段时间她不知去了哪里。”

    眉梢微动,云澈维持着神态道:“离开过?大概多久,去了哪里?”

    水千珩呈回想状,随之道:“我那时在布置多层隔绝结界,具体不知。不过离开的时间很短,肯定不到半刻钟,至于去了哪里……我当时倒是顺口问过,不过媚音并没有回答。估计脑子里都是你,根本没有心思去听我的问话。”

    “原来如此。”云澈点了点头。

    “为何会忽然问及此事?”水千珩反问:“你方才所说的‘难解之事’,难道竟和这个有关?”

    “只是随口一问,岳父大人不必在意。”云澈微笑着道。

    这时,房门被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