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6章 禁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贾琏看着眼前这碗燕窝羹,似笑非笑,唬得王善保家的心里七上八下的,顿时有些后悔抢着出头,脸上强笑道:“二爷,这是太太特地吩咐的,给二爷补补身子。”

    “放着吧。”贾琏随口应了声。

    “可是……”王善保家的万万没想到在贾琏这里邢夫人半点面子都没有,正待开口,却见贾琏一双利眼看了过来,登时气便短了,奈何心里火焚一般,又不敢离去。

    贾琏也懒得与她废话,对随侍一旁的旺儿使了个眼色,旺儿会意,一把捂住王善保家的嘴往外拖。

    贾琏对着那碗燕窝羹又是一声冷笑,上辈子他花红柳绿了这么些年,羹汤里助情味儿哪里闻不出来,真是越来越下作了。

    “二爷,二姑娘求见。”这时守在外门的小厮战战兢兢地来报。

    “让她进来吧。”贾琏挑了挑眉,倒有些好奇。

    迎春主仆是鼓着最大勇气进来的,两人的身子都一颤一颤的,见了贾琏,涨红了脸,却强迫自己将绣橘听来的事坑坑洼洼地说了。

    贾琏耐心地听了,最后见迎春这个样子,倒是笑了笑:“我又不会吃了你。”

    “二哥哥,我……”迎春抬起头,脸红得滴血,欲言又止的。

    “这事也是难为你,行了,我都知道了,我会处理好的。”贾琏知道迎春是极老实的,能跑来报信已是难得,不欲让她继续担心,便直接说道。

    迎春果然松了口气,便要告退,走到门边,犹豫了片刻,又小心翼翼地走了回来,声音轻得如同蚊子在叫:“二哥哥,邢姑娘并不是那样的人。”

    “还有吗?”贾琏勉强听清了,又问。

    迎春已心如雷击,勉强定住神,断断续续地说道:“司棋……司棋与我许多……年的情份,这事……与她并不……相干。”

    贾琏听了,并没有立即回话,屋子里静得只余迎春主仆的呼吸声。

    迎春觉得腿软得站不住,绣橘也是如此,两人互相倚靠着才勉强撑住。

    “你如今这样,我倒是放心你别人家了。”贾琏这时却说道,甚至有些欣慰,虽然在他看来眼前的迎春依然老实胆小,但比起上辈子来,好得不是一点半点,人力到底胜天。

    迎春听了,愣了愣,再抬起头来,眼圈却红了,她其实都明白,可在这府里身份尴尬,只能尴尬地混着,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却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的哥哥真的做出了哥哥的样子,找人教导她,又寻了好亲事,她才觉得有了盼头,迎春对着贾琏福了福,眼泪落了下来。

    “绣橘,扶你家姑娘回去,这事你自己心里有数便好。至于司棋,是你房里的人,你自己看着,日子是自己过,我这做哥哥也不能扶着一辈子。”贾琏叹了口气,说道。

    迎春哽咽着却坚持行了礼,在绣橘的搀扶下离去,却见与急匆匆赶来的侍书打了个照面,心里一沉,加快了脚步。

    侍书来不及对迎春做出反应,便被小厮领了进去,她胆子倒随了她主子,定了定神,说道:“二爷,邢姑娘晚上突然跑来姑娘那里,语无伦次的,只求姑娘收留一晚,明日便会想法子离去。”

    “这事我知道了,麻烦你家姑娘一晚。”贾琏皱了皱眉,说道。

    侍书忙应了,也不多话,乖觉地告退。

    贾琏见她走了,瞪着桌子上的燕窝羹,手段拙劣得气都气不起来,只剩下哭笑不得。

    “二爷,全招了,画了押。”旺儿此时兴冲冲捧着几张纸地进来。

    “行了。”贾琏接过,站了起来,扬起一抹笑,“我得找亲爹哭诉哭诉。”

    贾赦再一次无比痛恨贾母的偏心,就为了不压着二房便给他找了个这么不上台面的东西来做续弦,幸好这事被他儿子发现了,否则就是天大的笑话。

    他拿起屋子里的花瓶就向邢夫人砸去,邢夫人本是笑盈盈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