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章 告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只是这回老天爷并没有开眼,贾琏不仅没有醒过来反而陷入了深度昏迷,太医院的太医用尽各种方□□番求来,仍是药石罔效,贾琏已陷入昏迷了整整三天,贾家上下顿时都陷入了极大的恐慌中。

    贾赦眼看医药无用,转头又投入僧道之中,上串下跳地大撒银两的只求亲儿子能转醒,只是眼看过去三天仍没起色,贾赦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越来越不足了,常常看着昏迷中的贾琏悄悄抹眼泪。就是贾母也心痛,毕竟是长大成人顶家立户的亲孙子,白日里亲自照看,夜里还不成寐,双眼都抠进去了,看上去足足老了十岁,转头看见红着眼睛的贾赦,苦叹一声。两人之间倒因为贾琏的昏迷,各自亲密了些许。而贾家其他小辈,除了贾宝玉缩在院子里不肯出来,晴雯等只能自作主张来做些面上功夫。贾环领着贾兰、贾芸、贾蓉、贾蔷直接来贾琏的院子轮班,面上都是哀容,贾琏也是贾家的所有人的依靠,万不敢想他去了贾家变成如何,只求老天怜悯,当然还有一个贾珍,哭得比死了老娘还伤心,直接巴着贾赦不肯走了。姑娘们此时也顾不得,心都提着,眼都肿着,每日里都要走上一遭。唯一的庆幸便是太医总算排除了瘟疫的说法。

    至于贾琏的舅家张家,张道青夫妇亲自带了人来看,好容易□□回来的外甥就这样躺下了,也是伤心至极,全京城地打听法子。只是张家自家也有苦楚,尤其是张道峰两口子,更是心比黄连还苦,刚听到贾琏昏倒,他们女儿张宁雅也病倒了,发了疯一般,拿着剪刀见人就戳,好容易制住了,双眼血红,两颊滚烫,怎么说也听不进,只能拿布条绑起来才不发作。请了大夫只说是羊癫疯,张家不肯信,先前可是好好的,但又无法,只能马氏亲自守着张宁雅,却是无可奈何,而贾琏那边也是快撑不住了,只能分开两头,心就跟熬油一般。

    贾赦送走满脸疲惫的张道青,擦了把脸,回头看自己的儿子,仍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又想到太医说是无能为力了,登时如同万箭穿心一般。想想他这个儿子确是命苦,生母死了,他又是混蛋,其他人都是豺狼,好容易自己挣出来了,却遇上这等怪病,真是老天不长眼了。

    “老爷,琏儿已如此了,伤心也无用,有些事倒要准备起来。”邢夫人却是个不长眼的,她看不到贾琏活着的好处,却只觉得压在头上的石头没了,长松了一口气,好容易端出悲悯的面孔,与贾赦叹道。

    贾赦闻言一怔,待到转过头来,看邢夫人的双眼淬了毒一般,狠狠一巴掌甩了过来:“谁给你胆子的,莫不是琏儿是你害的!”

    邢夫人登时大哭:“老爷说的什么话,琏儿也是我儿子,我也是伤心至极。”

    “好了,邢氏,你先出去吧。”贾母脸色也不好,直接命人将邢夫人叉出去了。

    “邢氏,我告诉你,琏儿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偿命!”贾赦犹自气愤,跳着脚叫嚣。

    贾母动动嘴唇,有心阻止,终究看着贾琏叹了口气。

    “这都是什么人呢!”而外面候着的黛玉等人也听说了,惜春第一个跳脚道。

    邢岫烟顿时更加羞愧,低着头不敢吭声,迎春倒知道她与邢夫人不同,只是不好说话,拍拍她的手以示安慰。

    “也不知琏二哥是什么病。”黛玉擦了擦眼泪,哀叹道,“只求神佛保佑了。”

    探春没说话,心里也不好受,好容易一切都越来越有希望,谁知却是这般。

    几人心里都有事,互相安慰了一阵,相约明日再去探望,方才各自散去。

    “奶奶,二爷已经昏迷三天了,可怎么办?”平儿白着脸与王熙凤急道。

    王熙凤却平静得很,只说道:“不会有事的。”

    因王熙凤说得太笃定,平儿倒有些愣了,却又听王熙凤问道:“张家的人来过没有?”

    “张家舅爷天天来,只是听说他们家也有人病了,两头都愁得不行。”平儿擦擦眼泪,回道。

    王熙凤闻言双眼闪了闪,低下头继续翻她的佛经,似乎贾琏的生死都与她无关似的。

    探春因常住黛玉的院子,黛玉便将西厢房一排都分给了她,她别了黛玉一个人坐在窗前发愣。

    “姑娘。”这时绣橘匆匆而来。

    探春抬头看她,绣橘忙道:“姨娘那里寻姑娘,看上去十万火急。”

    “这个时候,她又来凑什么热闹。”探春皱起眉头,只是如今没了王夫人,她与赵姨娘早已缓和许多,也不好搏生母的面子,便道,“有说什么事吗?”

    “姨娘不肯说,请姑娘一定过去。”绣橘摇头。

    探春又皱了皱眉,想了想,到底站起身子,收拾了一番往赵姨娘那里去了。

    贾琏先前拨给贾环边角的一处小院子,自打贾政外放,王夫人被关,二房全都赶出荣禧堂,贾环就将赵姨娘并周姨娘接到自个院子。有了长脸的儿子,死敌已落魄成这样,赵姨娘可说是一夜之间性情大变,也不再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