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一章 番外:贾代善(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他家住的距离一处被抄没的宅院没有多远,早早就盯着那里打算从中找到什么可以补贴家用的玩意呢。好不容易朝廷派来的兵丁撤走了,这宅子里的家眷人等也被下了大狱了,终于轮到他们这些百姓挖开墙面,到里面找东西往家里搬了。

    和好几个邻居越好了集合的位置,几个小伙子对着青砖的墙面足足挖了大半天才撬开一个比狗洞大不了多少的口子,然后几人小心地从豁口钻了进去。

    刚一进庭院,几个没什么见识的平民子弟简直惊呆了。什么叫雕梁画栋,什么叫亭台楼阁?他们这群人哪里见过这等场面?几乎同手同脚地往屋子里面走,何四咽了咽唾沫,低声问道:“这户人家也太有钱了……”

    一个邻居的表现不比他好出多少,不过他住的近,显然知道这宅院过去住着什么人,相对比搬到京城没有多久的何四家,他知道的倒是不少。“看到巷子口的那条街道了吗?这条街叫做宁荣街,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就因为街上有两个国公府,一个叫宁国府,一个叫荣国府,这处宅子过去就是那荣国府了。”

    “国公府?”何四简直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他这种平民小人物,哪里见识过国公这样的厉害角色啊。

    倒是那个热心的邻居嗤笑了一声,“就算是国公又怎么样,还不是子孙不肖,已经败落了。他们家可是当今万岁亲自定的罪,抄的家,你想想,这家里面住的能是好人吗?”

    哪怕是刚搬进京城,何四也是听说过当今皇帝司徒晟的故事的,什么有道明君,什么天帝下凡,拯救了万民还打败了北蛮国,在他们小民的心目中圣明无比。就连他们家,之所以能搬到京城里面居住也是因为西域打通之后,手工商品卖得多了,出价也高了,家里的情形才大为改善的。

    一听说是皇帝陛下给定的罪,那必须是恶人奸臣啊,想想他老人家宰了江南多少贪官污吏?可见皇上收拾的绝对都不是好人!

    “听说这个人家还放过印子钱呢……对了对了,似乎还逼死过人命呢……”周围的邻居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荣国府的龌龊事,兴高采烈地找寻着可以用的东西搬回家中,甚至有人下到池塘里面捞了两条锦鲤来,打算回去熬鱼汤喝喝。

    他们在这里说的兴高采烈,搬的热热闹闹,却不知道,就在一帮假山上的亭子之中,一个魂魄静静地望着他们劈桌子,拿铜盆,默默无言,眼神呆滞。

    不是这个魂魄不想动,也不是他不想大声阻拦这些黔首,可是他如今不过是一个失去性命的鬼魂而已,活人看不见他的身影,也听不到他的话语,他就算喊了,叫了又有什么用呢?也就只能这么坐着自欺欺人了。

    直到这些小伙子搬着找到的东西离开,一些野猫野狗顺着挖开的墙洞跳进来觅食玩乐,鬼魂才长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眼不见为净……可是被束缚在这宅院中的他又怎么可能得享安宁呢?

    这个鬼魂是谁?

    他就是荣国府第二代的荣国公——贾代善。

    贾代善是个很有才能的人,这不是反话。

    虽然老皇帝护着勋贵,让开国勋贵的势力在几十年之中变得空前强大,甚至压了世家一头,但是在军中,就算是皇帝也没有办法改变太多的事情。

    有才能的人未必能出头,可是没有才能的人绝对出不了头。军中会打压后进的年轻人,会屈服于一些家族势力,但是想要带领着士兵们夺得足够大的功劳,延续父亲国公的头衔,没有能力是说什么都做不到的,更何况他早年就失去了父亲,只有孤儿寡母而已呢。

    可是贾代善做到了,所以他确实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可惜才能用错了地方……

    贾代善,他一直认为他就是天之骄子,天生就比别人要强。

    他刚出生的时候家中富庶,是江南有名的财富人家,他父亲却不甘于只做一介平民,跟着高皇帝起义反对暴燕,夺得了天下,得封国公之位,所以在他还不识字的时候就成了国公爷的嫡长公子,难道不比其他人高贵吗?

    和荣国府的每一个公子哥一样,他也是长在后宅,在母亲的教养下长大的。相对比永远会出征,会上朝,总是不在家的母亲,无论是幼年还是成年,接触最多的人就是他的母亲。可是不同于那些将子孙后代护持得很好的妇人,他的母亲手段并不高明,所以让他无意之中见识到了不少阴私手段。

    在他两三岁的时候,就曾经在金陵的宅子里看到母亲身边的大丫鬟偷偷将一个婴孩丢到池塘里淹死,那个婴孩就是他的庶出弟弟。五六岁的时候,母亲的手段变得更粗暴了,在后院活活打死了父亲的一个宠姬,那女人哀嚎了好几个时辰才死掉。

    或许这已经不算阴私了,简直就是光明正大的下毒手,可是对于他那位出身不高,又是被宠坏了的家中独女来说,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难道这家中还有敢和她翻脸的人吗?溺死庶子是错,可是有人敢去官府告发她吗?打死侍妾是错,可是谁又敢传她的闲话?

    虽然手段粗暴,可他那位母亲就是有本事吓得没人敢和她翻脸,因为老国公贾源也不敢太过得罪他的夫人。他的母亲出身不高,家中连个正经的读书人都没有,可是家中是出了名的田多地多,有的是佃户,就连他爹起兵的人马也多是从那些佃户之中抽调的,那些人马的亲族可还扣在夫人手中呢,万一惹怒了夫人,岂不是连兵马都指挥不动了?

    所以国公夫人就这么大胆,就这么胡来,而贾代善就是这么长大的,也就学得比他的母亲父亲还要自私狭隘。

    他母亲为什么弄死那些庶子,宰了那些姬妾,怕的是那些儿子和他争夺家产,怕的是那些女人母以子贵,夺走她的权势,而他的父亲眼睁睁地看着庶子死亡,看着爱妾被杀为什么连脸都不敢翻呢?还不是怕手中的兵马不听使唤,到时候误了自己的前途?

    所有人都是自私自利的,他的父母是这个样子,他也是这个样子,难道还有什么不对的吗?人这一生本来就应该是这般样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又何必担忧别人的死活?就算是亲兄弟,就算是喜欢的女人,不管是什么人,都没有自己重要,该舍弃的时候就可以舍弃。

    后来贾代善长大了,而他的父亲早早的死掉了。一辈子自私自利的贾源在死之前难得的替儿子着想了一回,给儿子定了一个将军之女作为妻子。他想的很好啊,如果定下的人家同属勋贵的话,自己死得太早,害怕儿子镇不住妻族的势力,还不如定下一个将军之女,对方有兵,儿子有爵位,强强联合,相互扶持。

    贾源想的没错,那位许将军确实善待了他的儿子,许氏死的早,他对女婿也有些愧疚,当然多方照顾,处处提拔,可惜许将军和许家的儿子死的太早了,竟然不过几年就战死沙场,这让贾代善动了花花肠子,在吸收了岳丈家的势力之后,就听从了老夫人的指示,娶了史家的庶女为妻子,任由史氏对付自己的嫡长子。

    嫡长子?那算什么?在贾代善的眼中,许将军一家如果活着,这个长子自然有利用价值,可是现在许将军全家都死绝了,这个长子影响了贾家和史家的关系,死了就死了吧。

    以妻为妾,就当是给皇帝一个可以抓住的把柄,免得成天担心功高盖主,反正这种事最多不过降职罚俸而已,他又怎么会在乎?挫骨扬灰,又不是他让人做的,这因果也是史氏背着,他这个冷血冷情的人又怎么会在意?

    就算把长子卖到矿上他都毫不在意,反正已经打定主意毁了长子,给史氏的儿子腾地方了,只要他自己能加官进爵,能够青云直上,一个儿子而已,他会在乎吗?若不是担心皇帝心寒,就算杀子又怎么样?这全天下杀儿子的事情多了,民间溺婴成风,可是谁看到报应了?

    果然,长子贾敀被养的废掉了,又被赶出了宗族,因为史氏的刁难找不到事做,只能打柴为生。他没有赶尽杀绝,不是因为心软,而是心有顾虑,而史氏呢,这个时候哪还有心思去管一个赶走的连宗族都没有的小子,她正想着怎么从婆婆手中抢儿子呢。

    贾代善如愿以偿得到了国公之位,没有降等袭爵,春风得意,一生顺遂。他毫不担心贾敀会记恨贾家,就凭一个连妻儿都养活不起的樵夫,拿什么来和荣国府作对?等到皇帝忘了这件事,随便找个机会一伸手就能把他们全家给掐死。

    贾代善很得意,史氏也已经忘了这个落难的贾敀,而贾敀确实没有死灰复燃的能力,娶了个出身低微的妻子,生了个瘦瘦小小的儿子,连让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