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4章 综合番外:之后的那些事(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球星】

    贺宏在一次赛季结束接受华夏媒体采访的时候,记者问他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他对着媒体笑着说,“就想回国去电影院,看一本黎语演的电影。”

    球员的时间很紧凑,自从被选入nba的皇马队开始,贺宏连过年都在训练和打比赛,中途还受伤入院疗养了许久,连回国的时间都没有,更何况看电影,对普通人来说很简单的事,对他来说却很困难,所以是愿望也不奇怪。

    本来黎语在国内就挺出名的,得益于他高品质的作品,每年总有那么一两部,是娱乐圈的小金童。

    几乎他选的电视剧和电影,没有不火的,坊间盛传黎语是个福星。甚至后来有剧组没投资,结果他加入了,投资就像雪花一样飘过来,是个实力偶像兼具的演员。

    而贺宏说完这句话,黎语就是在国际上也出名了。

    贺宏是谁,那是华夏唯二打入nba的球员,是华夏最有价值的球员之一,他是很多人的偶像,也是华夏人的骄傲。

    不少人就开始猜测他和黎语的关系,是影迷,或是朋友?

    这可是完全两个领域的人,多有看点。

    很快国外球迷和国内大众就扒出了黎语与贺宏的交集点。

    贺宏在初中时被人叫做阿宏,是育成国际的篮球队主力,但一次比赛中差点导致终生残疾,全靠当时一个少年舍命相救,这个少年就是还只有十四岁的黎语。

    那一幕当年因涉及校内安全事故被禁-播了,这么多年以后再被扒出来的效果,可不是当年能比的,火爆网络。

    原来是救命之恩,难怪贺宏记到现在。

    甚至有人po了黎语去贺家的照片,有黎语在路上推着瘫痪的贺父散步,也有陪着贺母买菜的,还有和贺玲贺呈两姐弟的生活照。

    这妥妥的就是你在国外为国争光,我在国内为你照顾家人,华夏好兄弟的写照啊。

    于是,有好几年,黎语与贺宏跨越国际的友情被人津津乐道,一个是持之以恒的帮助朋友,一个是成功了也不忘报恩,这样纯粹的正能量最容易激励人。

    【老大】

    今天周五晚自习结束,接下去周末就不住校了,黎语正接到贺宏的越洋电话。

    “阿宏,你现在可是害死我了,你知道我被记者围攻了多久吗,整整一个月!”黎语四处张望,就怕又有埋伏,被逮到问他和阿宏什么关系,感情如何之类的问题,黎语现在练就一身跑得比兔子还快的技能。

    “哈哈哈哈,前段时间你不是在msn上说你最近很无聊吗,我这叫为朋友两肋插刀,帮你找点事还好。”

    “真是谢谢你了,是你可以看热闹吧,少把自己说的那么崇高。”黎语看到校门口的一人一猫,对电话那头道,“不说了,有人来接我了。”

    “谁啊,总不能是邵祺他们吧。”要不是他初中就去了省篮球队,现在可能也和他们合租了,说不羡慕肯定是假的。

    人在外面就格外想念家乡人,在受到排挤的时候这种思乡情绪更重。

    “你弟。”

    “什么你弟,还你妹勒。嗯?啊?你说我弟?贺呈来接你放学?”贺宏还挺了解自家弟弟妹妹的,妹妹贺玲懂事乖巧,责任感强,弟弟却是有些乖张,学习不好,爱打架闹事,他离开华夏前还处处看黎语不顺眼,这会儿能好到接黎语放学,太阳都要从西边出来了。

    “不说了,挂了。”黎语走了过去。

    贺呈牵着溜猫绳,指了指正在正在打哈欠的木头,“溜猫,顺便路过。”

    黎语轻轻噗了一声,只听过遛狗,还是第一次看到溜猫的,偏偏木头很适应。

    黎语一脸严肃,“好,那顺便送我回去吧,我一个人不安全。”

    不安全个鬼,这里的治安可是出名的好,但他没有拆穿,反而低头看着地面上沥青。

    见黎语要笑不笑的样子,贺宏冷声道,“我不是特地过来。”

    “恩恩,我知道,不会误会的。”

    “上次,贺玲考蛮好。”

    “好,下次我再给她补习。”

    “谢谢。”贺呈声音很小声,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出来。

    黎语听到了,故意道:“你说什么?”

    这些年黎语时不时去贺家,看望两老,店里年终发奖金的时候,黎语让罗叔用店长的名义多发了一笔给这姐弟两,当然他也不是假公济私,这姐弟两虽然年纪小,但却是最拼命的,贺玲在种植养鸟方面很有天赋,而贺呈……据说管着那一代附近的小流氓。

    “没什么,木头,给你买猫粮去!”对着木头跑了起来。

    木头嗷了一声,像是听懂了。

    这只猫很少亲近人,难得的却是和贺呈很亲热。这只长相奇特的猫甚至还小有名气,很多明星家里都养动物,但养那么丑的少有。

    偶尔官网放出黎语的照片顺便就有木头的,粉丝就会留言,“虽然挺丑的,看着看着就萌了~”

    “看到它就不会脸盲了”

    “男神的猫与众不同,丑得多有特色。”

    “男神你是鱼,养猫是想做什么( ̄▽ ̄)”

    黎语在夜色中走着,从岔口出出现了几个人,年纪看上去和他差不多。

    他不动声色的看着他们。

    “听说你小子很牛啊,连老子兄弟的马子都敢抢。”一个小混混烫了个红毛,嘴里叼着烟,手中拿着棍子。

    “长得一张小白脸,听说还是小明星,啊呸,什么狗屁玩意儿!”

    “等等,你们要教训我之前,总要让我知道为什么被打吧。”黎语镇定回道,却已经准备好一挑四了,和三十二学了那么久总算有机会可以试试身手了,“我惹了你们谁?”

    “告诉你,让你好去报仇?你当我们蠢?”

    “但听起来我的确很冤枉,到现在为止我和女生的对话只限制在学校工作上,更是没有女朋友!”

    “你说真的?”那红毛问身边人,他们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

    身边人马上反驳,“那女的就是说喜欢上他,把东子给甩了的!”

    “但我完全不认识东子,也不认识他女朋友。”黎语不退反进,如果逃跑反而会被四面夹击,还不如趁他们还散乱的时候先发制人。

    “别和他废话,先把他手脚打断!”这群人气势汹汹。

    “都给我住手!”一道怒喝从黑暗中传来。

    在前面溜猫的贺呈看黎语没上来,回头找人,却看到一帮人围着他。

    贺呈出离愤怒了,这个人可是帮了我全家,让我哥摆脱残废,把我家从贫民窟带出来,还给爸爸找了名医,又给我妹补课,你们居然想打他主意,还打断他的腿,我哥回来我还有脸见我哥吗?我他妈的才要揍死你们!

    “哪里冒出来的……哎?”红毛看到从黑暗中走到路灯下的少年,“老……老老老老大”

    别看贺呈年纪都比他们小,但却极为受上面器重,听说有意培养他将来成为这一带的管理人。

    “谁是你们老大,他才是我老大,我刚才听你们刚才说,想揍他?”

    那四人一听,知道这次踢到板顶了。

    对着黎语不停磕头,鞠躬,“老大的老大,抱歉抱歉,我们有眼不识泰山。”

    “请不要和我们计较。”

    “我们那都是被怂恿的!”红毛一掌拍向身边小弟。

    贺呈抱着猫,一人一脚,“还不滚,下次看到他都给我绕着走知道吗?”

    这四人,说完,也没多看,很快就消失在巷口。

    这从头到尾好像都没黎语什么事了。

    贺呈看着还站在那儿发呆的黎语,一脸鄙视,“你刚才不知道喊我吗,当我是摆设看看的啊,没用!”

    “没用”的黎语虚心受教,贺呈有气发不出,“我说你能不能长点心眼,有点脾气好不好。刚才这种情况打不过就跑啊!”

    “你怎么突然关心我了?”

    黎语简单的一句,把还要训人的小孩给搪塞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走啦,走啦!”

    【买卖】

    三十二本来是个悠闲快乐的人,他早年丧了父母,就觉得人生要及时行乐,他是容易知足的人,严家给他吃,给他住,他没什么别的要求了。

    虽然严家的护卫要求很高,但他觉得自己很聪明,学得快,每次考核也能在教官在那儿得到很高的评价。

    他的最后一项考验是野外生存与救援,考核教官就是严八。

    他们这批学员都有些畏惧这个男人,在那张没有表情下的死鱼脸下是像机器一般从不会出错的心,他们都说严八就是个魔鬼。

    大概就是这样稳重的性格,他很受七爷器重。

    七爷是严家的神,训练营里的所有人的目标就是有自己的编号,能够近身被七爷委派任务。他们本来就是无牵无挂的孤儿,严家给了他们一切,他们就想回报七爷,能得到七爷的认可是多么无上的荣耀。

    所以他们每个人都很卖力,每天再累也觉得值得。

    大概是猜测七爷欣赏严八这样的类型,三十二就发现身边每一个护卫渐渐开始不拘言笑,要多严肃就多严肃,只有他每天一个人傻乐。

    毕业的那天到来,他总算不用再看严八那张死鱼脸了,要解脱了,他很兴奋。

    明天就要被正式分配任务了,他要打理好自己然后神清气爽的任职!在浴室里好好洗个澡,马上就要熄灯了,他要加快速度了。

    忽然,灯暗了。

    这么快就熄灯?但他进来的时候明明还有半小时。

    黑暗中一个人接近他,他刚要做出反击,就被来人按到了地上,几乎在瞬间卸掉他所有攻击,剧痛让他倒在地上。

    这里是严家的训练营,什么人能悄声无息的进来?

    难道是内鬼?

    还没等他多想,就感到自己身体内的隐秘部位被一只粗糙的手指钻了进来,几乎是瞬间周遭的嫩肉积压这个入侵者,对方却没有退缩,反而又增了一根手指。

    “出去,滚出去,别碰我!”

    “混蛋,你是谁!?”

    “怎么进来的,唔!别碰那里…”

    他很难受,后面那人却像是疯狗一样,摸着他全身,火热的气息喷在他身上,他以为至少在格斗上他是天才,同一届的练习生没有一个打得过他的,但身后的人却告诉他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那人强制让他趴在浴室湿滑的地板上,身后那根铁棍一样粗燥滚烫的东西就这样毫无防备地捅了进来。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