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一十六章 会猎北烈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楚神通回楚云峰养伤,楚秦之地已危如累卵,齐休却南辕北辙传送来齐东迎楚问,理由很微不足道却也无奈,他要借楚问元婴遁速在齐云境内奔走,积极与如广汇、灵药、万宝三阁等各家势力沟通。

    白山剑派的突然反水来得太过奇怪,即便他家能在幻剑门身上咬一大口好处,但平衡被打破后,离火、灵木、厚土、锐金实力的壮大明显对其长远不利,白山剑派上上下下绝不该如此目光短浅。

    事出反常必为妖,齐休最怕的就是这桩蹊跷事里有外部势力搀和,比如早有前科的灵药、万宝、广汇三阁,还有归儒派等等。

    负责齐云南部与白山的三阁主事们,虽年年与南楚、楚秦有大量生意往来,但自当年的黑河坊灵药阁主事蒋长生买凶刺杀不成,被齐休掌握证据告发导致调离之后,各家新任之人都存了保持距离的心思,一向公事公办,无甚私交可言。倒是外海战时,齐东与海东两地的三阁主事们开门做生意之余还得负责大军部分后勤供给,自然与北路军主力之一的三楚交往密切,双方关系很不错。

    “外海战事才过去不久,你家元气未复大家都知道,这时候,齐云内部若有乘人之危的,只怕日后闹将出来不好交代。”

    这些主事虽对白山形势不甚了解,但对三阁大方向上的把握还是有谱的,只是没把话说死而已。

    齐休又试图见一见姬佳芊,可惜对方早已离开海东城,时间紧张,实在是来不及寻上门去了。

    接着他到访移居齐云的连水门,在蓝隶家族旧居,位于齐云北部的【藏蔚山】内,与离开白山多年的水令仪密谈许久。

    马不停蹄,趁着楚问回齐云山探望楚神通,他来到齐云城,会见三阁之中,对楚秦最为友善的甘不平。

    在丹药市面上,灵药阁一直在与丹盟既现在的青丹门竞争,虽困于名门正派楸名声,敌意一直不显,但经历过的齐休很清楚,若是有人默契代劳,只要能让青丹门倒霉,灵药阁绝对会乐见其成,并在事后给不小的甜头。

    甘不平这边的态度与三阁其他主事大同小异,只是多说了几句拜托照应白沙山甘舞儿和甘怜儿的话。

    最后,齐休去了离齐南城不远的宫家山门。

    “谈和之前,宫某确实参与其中,谈和之后,就跟他们再无往来了。”

    宫中夏并不讳言自己曾与秦光耀、裴双沆瀣一气的历史,站在他的角度上,当时不过听命从事为南宫止分忧,所作所为天经地义,没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不过你也知道,我是不参与,但我也不会回过头就出卖他们,再说和解之后的变化我也不清楚。”

    他干脆地回绝了齐休的打探。

    齐休不甘心,取出早已备好的重礼,一套得自外海的秘传。

    宫中夏不为所动,齐休又层层加码,他只不停轻笑摇头,依旧拒绝。

    在齐云一系列动作,从表面上看,几乎什么准信都没得到,白山剑派反水动机也未能得解,可齐休依然感觉很满意。

    “若是背后有三阁或者南宫家的影子,甘不平、南宫梦、宫中夏他们就不会是这个态度。”他对楚问说道。

    四处奔波都是由楚问裹着,一向不喜做这些枝节小事的他,这次十分配合,听了齐休的分析,点点头,问道:“你突然高调奔走,而且行程安排一步步逼近白山,定是有妙计了罢?”

    “对方谋定而后动,事先就能搞出这么多事,计划何其周密,既然眼下上万修士军阵覆压而至,那除了兵对兵将对将做过一场,再走任何捷径都是行险。”

    齐休回道:“您是参加过思过山大战的,这次战事的规模估计远在当年之上。”

    “白塔城都打下来了,其余还能入你我眼中么?”

    楚问仰着脖子灌了口酒,爽朗大笑,齐休听罢,只能苦笑摇头,。

    事到如今,三楚已无多少转圜余地了,楚问等人来时,海楚城大军也已出发,但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眼下连【鱼尾岛】都未到,等他们几个月后到达白山只怕黄花菜都凉了,不过是个表明坚决态度的手段而已。

    按照齐休计划,楚问将携齐云楚家两千余人去南楚城与楚青玉汇合,加上南楚城第二波三千余援军,凑成个六千人的军阵,屯于楚秦对面的死亡沼泽以北,与楚秦大军遥相呼应。外海战事结束不久,又大批对海楚迁移人口,南楚、齐云楚家、楚秦的动员能力都远不如战前了。

    但即便是齐云楚家援军,从齐云山过来也需时日,而楚秦局势已等不起了。

    齐休清楚,离火盟的种种行为是留有余地的,说明对方并未抛弃谈和的退路,那么只要哪方能先声夺人,哪方就能掌握和谈的主动权。所以他并不打算死守思过山,而是要效仿当年蒯通应对魏玄的策略,主动前出,与离火盟会猎于北烈山外,以战促和。

    达成这一战略的重中之重就是楚问,如今本方元婴战力仅剩他一人,他若顶不住,那到时离开思过山的楚秦大军就会完全暴露于对方元婴的打击之下,战不能战,逃不能逃,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神通师叔说离火元婴短时间内定然无力出手,而白山剑派元婴已回白山南部与幻剑门作战,何欢宗二位元婴与韩天青定能牵制住柴冠、柴屏,只要不出意外,您的对手应只有锐金、厚土二位元婴的降临法身。”齐休重复道:“只要不出意外。”

    这一点,两人都心知肚明,其实出现意外的可能性极多,若非如此,齐休在齐云各家奔波又是为了什么呢?还不是想尽可能的沟通斡旋,杜绝意外么?

    但箭在弦上,继续这一话题毫无意义,“如此甚好。”楚问淡淡说着,将手中酒壶挂回腰间,又取出那柄七星宝剑,抱于怀中。

    一切,都还是当年他在思过山大战时的模样。

    “还得麻烦您从西面的死亡沼泽绕路,将我和齐妆、剑锋送回思过山中。”齐休道。

    ……

    楚秦之地,思过山。

    自从白沙山也升起告警烟火以来,数日之间,楚秦北部诸家山门便陆续传出求救讯号,与南边双联山等地交相辉映,真叫是狼烟处处,四面楚歌。

    等北烈山的告警烟火也升起,熊十四再也忍耐不住,离了军阵值守,大步往崖顶大殿行去。

    “长风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