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3|第 133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急促而整齐的马蹄声在夜幕下低沉地响起,一队队黑甲骑兵手执火把向东前进,随着大军的移动,长长的火龙无限延伸,逶迤千里,火光似乎要触到东天的尽头。

    邱敏揉了揉开始犯困的双眼,大军已经赶了一天的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目的地。她微微抬首,夜空在无数火把的印照下呈现出迷离的色彩,世界如同一副光怪陆离的抽象画,几颗稀落的星辰横亘在画布的边陲,被地面上这壮阔的火龙排挤得失了光彩。

    “在想什么?”卢琛轻抖缰绳,带着邱敏策马慢行。

    邱敏回过神,问道:“我们要去哪?”

    “洺水城。洺州辖下的一座小城,在洺州东边。”

    “为什么要去那?”邱敏顿了顿,又问:“那里是很重要的战略要地吗?”

    “它正好位于贝州、翼州通往洺州的路上,从贝州、翼州运往洺州的补给,不管走水路还是走陆路,都得经过洺水,所以……”卢琛故意停下话头,有意想考考邱敏。

    邱敏接下去道:“所以你怕沐泽占据了这个地方,切断你的补给线,像围困邺城时那样,再饿你一次。”

    卢琛像逗猫般伸手在她下巴的软肉上扰扰:“答对了,有赏,赏你今晚侍寝怎么样?”

    “不要!”邱敏断然拒绝,懊恼地白了他一眼,感觉自己根本就被他当成了小玩物,每天各种占便宜。

    她懒懒地抬眸朝他一瞥,红唇微翘,无意间流露出娇媚的一面,让卢琛眸光微滞。相比从前,她身上已经褪去了女孩的青涩,有了属于成熟女人的风情,晚间的风送来她身上的幽幽香气,女性诱惑撩人的气息引起他体内的欲/望疯涨,蛰伏在内心深处的兽性瞬间觉醒。

    卢琛情不自禁抱住邱敏,怀中馨香柔软的女体令人陶醉。这段时间他一直很想要,只是碍于自己几个月前一时心软许下的承诺而没有动手。他有些后悔了,他从来就不是君子,食言而肥的事也不是没干过,她又生得软绵绵、皮滑肉嫩,让人看了就想侵犯……

    隔着布料,邱敏依然能感觉到对方男性坚硬肌肉中蕴含的爆发力,在这种绝对的力量面前,毫无反抗能力的她本能的感觉到一丝丝恐惧。

    怀中的娇躯在害怕得颤抖,卢琛握紧马缰,强健的臂膀上肌肉纠结,青筋暴凸,内心挣扎片刻后,他突然双腿一夹马腹,带着邱敏策马向前狂奔。

    晚风一路吹拂,夜的寒凉不断沁入肌肤,心头烦躁的情绪在冷风中稍稍退却。

    风太大,邱敏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卢琛听到声音,立刻停下马,从身后的行囊中取出斗篷严严实实地包在邱敏身上,只露出她一张小巧的脸。他想,裹得紧些,说不定他嫌扒下来麻烦,就放弃了……

    邱敏可怜兮兮地任由他把自己裹成粽子,不明白这个神经病在干嘛,把她当玩具吗?

    卢琛将邱敏裹好,径自下了马,走到不远处想冷静一会,将邱敏独自留在马背上。

    邱敏四处看了看,刚才卢琛策马狂奔,他们已经脱离大部队跑到了前方,等大部队赶上来还有一段时间。

    此刻她骑着马,而卢琛站在离她十几米开外的地方背对着她。

    如果这个时候,她打马跑,或许可以逃走。

    该跑吗?夜很黑,她独自一人逃跑若迷了路……

    邱敏咽了咽口水,悄悄拿起马鞭,犹豫着要不要在马臀上抽一鞭子,卢琛突然吹了一个口哨,邱敏胯/下的马收到指令,几步小跑到卢琛身后。

    邱敏轻声叹息:她怎么忘了这匹马已经被卢琛训练得比狗还听话。

    卢琛将邱敏手中的马鞭抽走,好像不知道她刚才想要逃跑,神色不变继续同她闲话:“奔宵很有灵性,你要它跑,轻轻拍下即可,不需要用鞭子。没人喜欢被鞭子抽,马也一样,我留着这马鞭不是用来抽它的。”

    “那用来抽谁?”邱敏随口问。

    “自然是用来抽欠抽的人。”

    马鞭不用来抽马而用来抽人……

    邱敏无语,也许在卢琛眼里,人的命还比不上他喜欢的马重要。这个人自我得很,只在乎他认可的人和物,其他的,大概全世界的人都死光了他也无所谓。

    奔宵就是邱敏胯/下的白马,她当初买了这匹白马后,一直好吃好喝的养着,从没亏待过它,没多久这马却叛变跟卢琛好上了。

    “叛徒。”邱敏小声骂了一句。

    卢琛闻言轻笑,抬手在马的鬃毛上摸了摸:“它跟你不好,那是因为你没有用真心和它交换。”

    邱敏从马背上溜下来,“我又不会马语,怎么跟它真心交换!”

    “不需要言语,只要你真心喜欢它,时间久了一个眼神它就能明白你的意思,因为心懂。”卢琛在马头上轻抚,那马亲热地用头拱了拱他的手,邱敏默默地看着,觉得这一人一马间流动着一种相安相宜的默契。她买的马,最终却认了卢琛为主,她反而成了牵线人,这大约就是命中注定。

    过了一会,卢琛轻拍马头,那马会意,独自小跑到一旁吃草。

    邱敏暗暗吐槽这马不去当狗真是太可惜了。

    邱敏无聊地站在原地,不知不觉她在卢琛身边呆了四个多月,时间已进入秋初,这里靠近森林,夜里寒凉,她裹着斗篷缩着脑袋,防止风从脖颈处灌进去。

    卢琛抱起她走到一旁的背风处坐下,他的身材高大,将邱敏抱在怀中严严实实遮住,替她撑起一处无风的天地。以她一米六二左右的身高,跟卢琛在一起仍显得特别娇小,邱敏猜测他的身高应该有一米九以上。她安静地靠在卢琛胸口,听着他胸腔中有力的心跳声,她想她以前也是这样靠在沐泽怀中,数着他的心跳声入睡。

    她还能见到沐泽吗?

    卢琛说他如今的实力已经打不过沐泽,所以想把她交还给沐泽,好以此为条件跟沐泽议和,但是沐泽不同意议和,仍然派兵攻打卢琛。

    她不愿意相信卢琛的话,可沐泽对卢琛出兵却是事实,这几个月下来,沐泽陆续攻占了邢州、定州、滦州、廉州、赵州这些地方,对卢琛所在的洺州形成包围圈,他在一步一步的把卢琛逼向绝境,他难道真的不在乎把卢琛逼上绝路,卢琛会拿她来陪葬?

    想到沐泽要抛弃她,她觉得心里凉凉的。

    卢琛说沐泽不在乎她的性命,他在乎。

    他真的在乎她吗?为什么?

    邱敏怀疑地抬头观察卢琛,视线正好看到卢琛下半部分的侧脸,他刚毅的下巴处有一圈青黑色的胡渣,这使得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大了几岁。邱敏想她在长安初见他的时候,他看起来还很精神,或许是被困在邺城太久,使得他的脸孔沧桑了不少。

    “你在看我。”卢琛忽然低头,看着邱敏笑。

    邱敏面色微囧:“谁看你了,你不要自作多情,我在看星星。”

    卢琛不信,抬起头看向夜空中的星辰:“你会懂观星?”

    邱敏觉得这人总把她当成傻瓜对待,言语中时常流露出对她的鄙视。邱敏道:“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啊,觉得我笨,什么都不懂。”

    卢琛心想看不起倒没有,邱敏也不笨,就是缺乏常识,分不清东南西北,有次路过一片高粱地,她居然问他那是不是小麦……不过她那时候呆呆的样子还蛮可爱的。卢琛笑道:“你既然懂观星,那你告诉我,那颗是什么星。”

    “哪颗啊?”

    邱敏顺着卢琛的指点朝头顶看,卢琛道:“那里,它的下面还有四颗较暗的星,呈菱形,看到没有?”

    邱敏看了一会,还真不知道那是什么星,她对星座的认知,仅限于认识北斗七星。

    邱敏嘴硬道:“我当然知道那是什么星,不过你可能不知道,你先说那是什么星。”

    卢琛知道她爱面子,也不揭穿她,道:“那颗叫织女星,下面那四颗暗星组成的小菱形,是织女织布的梭子。”

    原来那颗就是织女星,邱敏恍然:“那牛郎是哪颗?”

    “沿织女星往南偏东方向看,那里,有并列成一行的三颗星,中间那颗微黄的亮星就是牛郎,左右那两颗较暗的小星是牛郎的扁担,他挑着他们的一双儿女去追织女。”

    邱敏昂着脸努力辨认,活了这么多年,她总算认识了大名鼎鼎的牛郎织女星。忽然,她意识到一丝不对,话说坐在夜空下看牛郎织女星,那不是情侣间才干的事吗?

    再看卢琛眼中流露出的笑意,邱敏明白他刚才是故意的,瞬间红了脸。

    寂静的星光中,她低垂着眼帘,羞涩的面容姣好纯净。

    卢琛不由心驰神荡,将她抱紧一些,邱敏挣扎片刻,又安静了下来。卢琛下巴抵着她的头顶,轻嗅她发间的味道。夜凉如水,时间在风的流转中放慢了脚步,那一刻他们之间似乎没有了隔阂,卢琛闭上眼,夜风淋漓的清凉没顶而过,像是老天的祝福,突然从天而降。

    他想,邱敏原本并不讨厌他的,在她知道他是卢琛前,他们一路上相处得很好,明明他们两很合适,却有个多余的沐泽横在中间。

    如今他的离间起了效果,她嘴上不说,内里必定对沐泽的冷酷无情寒了心,接下来他只要杀了沐泽,时间久了,她一定会忘记那个“抛弃”她的人,转而接受他。她和沐泽的过去他不能改变,但在此后,他要以最温暖的姿势存在她的生命里。

    风撩过夜的寂寞,肆意拨弄起斑驳的树影,远处隐隐有野兽的嚎叫声传来。

    邱敏暗想还好刚才没跑,不然再遇到豹子老虎之类的猛兽就惨了,她不由自主地紧了紧裹在身上的斗篷。察觉到她的不安,卢琛抬起手轻抚她的背部,他的手掌刚硬有力,这种缓慢而无声的安抚让邱敏慢慢平静下来。不知怎么的,邱敏忽想,她身边的这个人,一身杀气冲天,走到哪都能掀起血雨腥风,是比猛兽还可怕的存在。普通人看到猛兽会害怕得哭爹喊娘,猛兽要是看到他,恐怕也会想哭爹喊娘的吧?

    “想什么这么入神?”卢琛问。

    邱敏哪敢对他说实话,随意转了个话题:“你会观星,你对星象有兴趣?”

    卢琛摇了摇头:“兴趣谈不上,不过是些必学的课业。”

    “必学?”

    卢琛道:“一个带兵的大将,要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中通人事,这样才有资格带兵。比如要根据天象预知天气,避开于人畜不利的大雨大雪,防止军中发生疾病。有时夜晚行军,需要通过天上的星斗辨认方位,若是大将自己连方向地形都不清楚,会将十几万人马都带入绝境。另外,观测星象可以预知未来,有些人在出征前要找专门的占星师问凶吉。”

    邱敏问:“你会不会占星术?”

    卢琛道:“懂一些。”

    邱敏暗想他会的东西倒是挺多的,光番语就会说六种,能带兵打战又能经商,加上坑蒙拐骗杀人放火样样精通,搞得她每次在面对他的时候,有种不论智商还是能力都被碾压成渣渣的郁闷感。

    邱敏问:“那这次出征,你占卜过凶吉没有?”

    卢琛静静地注视着她的眼:“我这次是要跟沐泽交手,你想问我的凶吉,还是沐泽的凶吉?”

    邱敏不自然地转开视线,她还不习惯和卢琛对视,他的目光总是让她感觉充满压力,不过大多数人面对他的目光,都会充满压力吧。

    “其实占卜什么的都是迷信。”邱敏道,她以前就吃过占卜的亏,差点嫁给沈仲景。

    “高尚也会占卜,上次你去邺城前,他还替你占了一卦,一点也不准。”那时候高尚占卜的结果是大吉,结果卢琛被困邺城,高尚身死。

    卢琛问:“他占了什么卦?”

    邱敏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是上震下坤,说是大吉。”

    卢琛道:“震为雷,坤为地,春雷轰鸣,大地震动,催发万物,这是豫卦的卦象。占此卦者,顺天应时,事事吉祥,确实是好卦。不过在占卜前要先沐浴焚香,高尚那家伙嫌麻烦,十次有八次都不做这些准备,不准也不奇怪。”

    邱敏暗道什么嫌麻烦,根本是懒得洗澡吧!

    没想到高尚外表看着挺清楚的一个人,实际上这么邋遢。

    都说物以类聚,不知道卢琛是不是跟高尚一样。

    邱敏默默扫视了卢琛几眼,卢琛在对方审视的目光下,忽觉头皮发麻,直觉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下去,不然八成要被邱敏嫌弃。

    “走吧。”

    卢琛将邱敏抱上马,后面的大部队差不多快赶上来,先跟他们汇合。

    马背上摇摇晃晃,加上夜已深,邱敏两眼一阵犯困,夜晚星空迷蒙,恍惚中,她看见天幕上有两颗红色的星星挨得很近,在夜空中异常明亮,红光相互辉映,将其他星辰都比得暗淡无光。

    邱敏抬手指天,“那两颗很红很明亮的是什么星?”

    卢琛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