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8章 天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永安侯死了,苏先生未曾半分动容,苏澎欢天喜地,唯有苏白,那模样说不上如丧考妣,也似霜打了的茄子。

    苏澎于人情世故上向来不大精通,问苏白,“你愁眉苦脸个啥?咱家大仇得报,正当高兴。我又得了李翰林的好酒,晚上咱们爷儿俩喝一杯。”

    苏白“哦”了一声,兴致缺缺。苏澎问苏先生,“阿白这是怎么了?”

    苏先生道,“为永安侯伤心的吧。”

    苏澎去摸苏白的脑门儿,疑惑道,“这孩子是不是傻了?”死个大仇人,正当放鞭炮庆贺,有啥可伤心的?

    苏先生实在不想看苏白这个样子,问苏白,“你要不要去庙里给永安侯做个道场什么的?”

    苏白看他娘一眼,“娘,你说什么呢。”永安侯活着,苏白难受,永安侯死了,苏白也没多好受。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还偏生被他遇上了。

    苏先生打量着苏白,问,“是不是永安侯找你说过些什么?”

    “也没。”

    听这话苏先生就知道永安侯肯定是找过苏白的,苏先生道,“永安侯的话,你一句都不必信。我认识他许多年,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以为那天我为什么会带侍卫?”

    “还有,你自己多大你不知道么?长卿五岁的时候,咱们去的赵家,那会儿你比长卿矮一个头,想想也不是真的,要我说多少遍。”

    苏白也不想叫他娘生气,只是,不是滴血验过的么。

    苏先生道,“你真是宁可相信这种处处可以做手段的滴血验亲,也不相信自己,更不相信我。”说着吩咐丫环端来一碗清水再取来药箱,打发其下去后,苏先生自药箱中取出个瓷瓶在里面倒了一滴水色液体,用银针在苏白刺出一滴血。接着,又自苏澎指间取了一滴血,两滴血在清水中飘浮片刻,凝为一体。

    苏白都结巴了,“娘,这,这,这……”

    苏先生道,“以后别疑神疑鬼的。”

    苏白结巴半日才把舌头捋顺,他看着自己微外冒血的指尖儿,问,“难不成那天……”

    “我少时就在永安侯府长大,侯府那些世仆,我认识一两个,恰好有人在永安侯身边当差。”苏先生道,“滴血验亲时可做手脚的地方太多,我早说了你不必信。”

    苏白抱怨,“娘,那你不早点告诉我。”他心里憋闷了好久哪。

    “我一早就跟你说过了。”

    一想到永安侯不是他亲爹,苏白简直精神焕发,到他娘身边给他娘捏肩敲背巴结讨好他娘,道,“你该原原本本的跟我说,有什么事交待我去做。”

    “你这种随便就能给人骗到别院硬按着滴血认亲的性子,有事也不敢交给你。”

    苏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口无遮拦的笑话苏白,“原来阿白竟以为自己是……唉哟,亏你会想,你亲爹要知道,得气疯了。”

    苏先生给了苏澎一个闭嘴的眼神,苏澎一捂嘴巴,“当我没说,当我没说。”之后交待苏白苦干晚上他要吃的菜,就回院子里写他的医书去了。

    苏白又守着他娘问,“娘,我爹到底是谁啊?”

    苏先生道,“这许多年了,早过逝的人,还提他做什么。”

    “起码姓什么叫什么告诉我吧。”反正肯定不会姓苏吧。

    苏先生道,“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没个汉名,就随我姓了苏,也不知后来有没有改。”

    苏白大吃一惊,“难道我爹不是汉人?”

    苏先生没啥兴趣,懒懒道,“都死了的人了,还提他做什么,没的晦气。”

    晦气?

    这可是亲爹。

    苏白小心翼翼的问他娘,“娘,是不是我爹做过什么对不住你的事啊?”

    苏先生道,“我都忘了他长什么样了。”言外之意,以前的事都忘了。养孩子就这样不好,总会唧唧瓜瓜的在你耳边问个没完。

    苏白依旧好奇的很,“娘,你是怎么遇到我爹的啊?”

    苏先生再次表达了不愿意谈论此事的意思,“有点累了。”

    苏白郁闷:别人一生下来就知爹娘,就他,活了二十几年,还险认错了。

    苏白只得不再说他爹的事,转而问,“娘,卿姐姐那里的紫玉青云是真的吗?”

    “嗯。”

    “永安侯难道就为这么点事自尽了?他刚自蜀中回来,立了功劳,哪怕这事真捅出去,陛下也不见得会要他的命。”

    苏先生眼睛微阖,缓声道,“做什么事都要选对时机。李老太太与夏家并不难对付,难的是永安侯。早在他献上紫玉青云时,我就知道那管笛子是假的,为什么当时没说出来。一个把柄,尤其是一个绝好的把柄,捏在手里的同时,还要寻一个绝好的机会才能一击而中。”

    “难道这个时机好?永安侯可是刚立了功劳回来,万一他就是不死呢。”苏白如今对永安侯自尽之事可是没有半点心理负担了。当初永安侯找他,想让他代为转寰,那会儿苏白还以为永安侯是他亲爹呢,都义正言辞的回绝了,他对永安侯道,“不论当年还是如今,侯爷的处境我都理解。侯爷是有娘的人,我也是有娘的人。还请侯爷以己心度我心。”他就不信,帝都府三下五除二可以审出当年真相,而在当年,永安侯会审不出。苏白想到就来火,之后永安侯自尽,苏白便有些心里阴影。如今知道自己误会了与永安侯的关系,苏白的心情方重新阳光灿烂起来,也有心思向他娘请教了。

    苏先生道,“立不立功只是小节,你要学着着眼于天下大势,如今已不是先帝时的天下了。”

    苏白悚然一惊。

    苏先生接着道,“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个道理,搁什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