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99|后记十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又是一年中秋到。

    十五皇家宗室合家团圆,次日徐晋下旨请傅容娘家人进宫赏月,可见帝后感情依旧如初。

    赏完月,大人们都回家了,傅容留孩子们在宫里多住几日,傅宸儿子四郎才六个月大,傅容不好留,就让二公主抱回去了。如此一算,其实宫里只多了媛媛阿晨姐弟俩跟虎臣,却好像一下子热闹了许多。

    “娘,虎臣跟阿晨又打架了!”八岁的阿璇风一般跑了进来,跟娘亲告状。

    傅容头疼,放下手里给珞哥儿缝了一半的小衣裳,跟着女儿去了御花园。

    御花园里,媛媛正在教训弟弟,瑧哥儿牵着五岁的虎臣站在对面,也低头哄呢。瞧见傅容来了,虎臣眼睛一亮,小老虎似的冲到姨母面前,抱着姨母大腿告状,“姨母,晨表哥打我!”举起小手给姨母看,“都流血了!”

    傅容低头,就见男娃白净的手背上确实擦破了一点皮。

    “他还咬我了呢!”阿晨不甘示弱,跑过来也举起胳膊给姨母看。

    傅容看见了虎臣留下的一圈小牙印,都隐隐见血了。

    表兄弟俩一人抱着姨母一条大腿,求姨母替他们做主,那边被阿珮牵着的珞哥儿不高兴了,着急地跑到跟前,哭着跟娘亲要抱,“娘抱我,不抱他们!”

    这里面他最小,才三岁,阿晨就让开了地方,虎臣得意地笑,继续抱着姨母大腿,拍拍另一条给小表弟,“珞哥儿抱这儿!”

    珞哥儿眨巴眨巴眼睛,抱了过去。

    傅容哭笑不得,摸摸虎臣脑袋,抱起小儿子,领着一群大小孩子去了凉亭,问瑧哥儿:“他们两个怎么打起来了?”

    虎臣仰着脖子要说话,被阿璇手快捂住了嘴,“没问你!”

    瑧哥儿笑道:“我们捉迷藏,阿晨先藏到那颗树后,虎臣也要藏过去,阿晨推了他一下,虎臣没站稳摔倒了,就咬了阿晨一口。”

    媛媛训斥弟弟:“你比虎臣大三岁,让他一次又怎么了?”

    阿晨看看朝他挤眉弄眼的虎臣,抿紧了嘴。

    他跟阿璇阿珮同岁,稍微大几个月,平时贪玩好动,这会儿被姐姐训了,眼圈就红了。

    傅容心疼坏了,将大外甥叫到跟前,牵着他手道:“阿晨不哭,姨母明白了,这事是虎臣不对,他不该跟你抢地方,可虎臣小啊,他不懂事,往后他再犯错,阿晨当哥哥的好好给他讲道理,他不听你就不理他,反正他没你力气大,你躲在那儿他拿你也没办法,但是不许再推弟弟了,万一他摔倒了磕到脑袋怎么办?”

    阿晨眼泪吧嗒掉了下来,“我知道,他咬我我就没推他。”他开始只是随便推了弟弟一下,不知道他会摔倒。

    傅容赶紧让儿子帮哥哥擦眼泪,“珞哥儿快把你的帕子给表哥用。”

    珞哥儿乖乖从怀里摸出娘亲给他绣的小帕子递给表哥,眼看阿晨要接,小家伙凤眼眨了眨,忽的又藏到了身后,趴在娘亲怀里不愿意了,“用姐姐……用娘亲……不,用哥哥的!”姐姐的娘亲的帕子他都不想给表哥用,哥哥的就没关系了。

    小男娃扭头看兄长,贼贼地笑。

    瑧哥儿无奈,这个弟弟,问他最喜欢谁,一家人里轮一圈,他这个哥哥排在最后头,紧挨着父皇,偏偏平时还最喜欢跟在他身边,玩累了才去找两个姐姐要她们帮忙洗脸。

    捏捏坏弟弟的小脸,瑧哥儿将阿晨牵到一边继续安抚。

    傅容再把最坏的虎臣叫到跟前,假装生气问他:“那么多树,为何非要跟表哥抢?”

    虎臣转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做了坏事还理直气壮的气人样像极了他爹,“那棵树最粗!”

    傅容还没说话,阿璇气道:“再粗也是阿晨先占了的,你怎么能跟他抢?那我也喜欢你的黑白无常,我抢过来行吗?再不老实我告诉小姨去,让她把你关书房!”

    虎臣终于着急了,急着道:“娘怀妹妹了,不能生气,姐姐别去告状!”

    “那你给阿晨道歉去,答应以后不再气人了,我就不告诉小姨。”阿璇绷着小脸道。

    虎臣不愿意,看向姨母。

    傅容柔声教他:“做错了事就要认错,认完错还是姨母喜欢的好外甥,虎臣快去吧,你把表哥哄好了,姨母就带你们去打枣。”

    一听有好玩的,虎臣立即就去认错了。

    表兄弟俩和好如初。

    傅容命小太监先去准备东西,她领着几个孩子闲庭散步朝枣园走去。

    宫里本来没有枣树,因为她喜欢吃枣,后来也不会再受当年齐竺害她的事影响,徐晋就让人移了几十颗枣树建成枣园,每年枣子熟了,一家几口就过来打枣吃。

    她牵着珞哥儿虎臣走在最前面,阿璇阿珮媛媛姐仨走在中间,瑧哥儿阿晨随后,十二岁的凌守落后瑧哥儿几步。

    小小少年悄悄看前面的媛媛,只能在她扭头时才能看到她的侧脸,没有两个公主白净,也没有她们好看,他却最喜欢看她,每次听说她进宫,凌守都盼着太子早点过去,他好趁机见她一面。

    到了枣园,傅容就不打枣了,坐在树下看孩子们玩,派了小宫女跟着,免得竹竿砸到小主子们。

    珞哥儿太小,举不动竹竿,便戴着小竹斗笠提着小篮子跟在太子哥哥身边,瑧哥儿打了枣下来他就笑嘻嘻去捡,姐姐们喊他他都不过去,不知为何非要黏着他“最不喜欢”的哥哥。

    虎臣家里没有姐姐,他也嫌举竹竿累,就提着竹篮跟在阿璇阿珮跟前,帮忙捡枣。

    阿晨贪玩,自己举着竹竿一心敲枣,旁边小太监伺候捡枣。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