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2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秦羡生显然是全心全意的相信着顾衾,相信她的天眼,相信她的梦境,相信自己或许会死。可他不能死,他还想和衾衾继续下去,想一辈子都和她在一起。以前他或许不在乎自己的命,现在的他却很惜命。

    他不想死,不想死就必须先找到任卜守和那白衣女孩,先把他们解决了。

    不过秦羡生觉得那白衣女孩很大一部分可能就是任卜守的女儿,他虽然没见过,却有这么一种感觉。

    至于万俟言,至少他在的那段时间,万俟言没有见过任卜守的女儿,至于他离开之后万俟言见过没,他就不清楚了。

    取了笔墨过来,顾衾凭着天眼里记下的,把那女孩的容貌给画了出去。

    说起来,她直到现在才仔细的回想了下女孩的容貌,非常的清淡,对,那女孩长的不算漂亮,五官清淡,瘦瘦小小,个子或许都没一米六,很瘦弱,脸色苍白,嘴唇都泛着白色,按照外貌来看,这女孩身体的确不太健康,难道真是任卜守的女儿?

    可按照秦大哥所说,他甚至没见过任卜守的女儿,显然那老头对女儿的保护很好,那么现在为什么让她露面?

    一团团的如同迷雾一般,顾衾有些头疼,她很清楚这些事情跟他们有关,却不清楚他们为了找上她和秦大哥,甚至对这件事情不能自主的使用天眼。

    真是麻烦啊。

    画像很快画了出来,秦羡生把画像卷起放在书桌上,抱着顾衾亲了起来。

    顾衾吻着他的唇,回应着,有些热情。

    大概是有史以来,顾衾第一次如此热情的回应他。

    秦羡生有些忍不住,自两人有了关系后,他碰她并不算频繁,一来是因为衾衾不常来他这里,二来衾衾似乎不太喜欢这种事情,所以大多数时候他还是忍耐着,碰见她第一次这么主动热情。

    秦羡生如何拒绝的了,双手从背后探进她的衣物很轻易的解开了那层束缚,大手也顺势来着前面覆了上去。

    两人的姿势很是亲密,他半坐在沙发上,顾衾骑坐在他的身上。

    顾衾穿的还是裙子,羡羡生微微一个用力,里面那层小巧的布料就碎了,直到他进入,顾衾忍不住哼了声,水润的眸子看着他,“秦大哥,轻点……”

    “衾衾……”秦羡生的声音沙哑,热切的吻密密麻麻落在她的身上。

    一夜缠绵,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顾衾身上都有些疼,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放纵,许是因为梦里秦大哥的死给她的刺激太大。

    她偶尔留在秦羡生这边过夜,家里都知道,也没多说什么。

    就是顾嘉知道后会忍不住多唠叨几句,让她一个女孩子注意些什么的。

    吃了午饭,秦羡生把画像拿去九门,让门派众人帮着寻找画像上的人以及任卜守。

    此刻已是八月中旬,再过半月就要开学。

    顾衾自从看见天眼里的事情后,一直都在努力修炼,以前拥在修炼上的时间平均下来,一天或许只有两个时辰,现在她去学校请了假,表示再家自读,需要考试的时候回去考试,其他时间不去学校。

    她成绩好,又是学校的名人,这个要求也被校方批准,接下来的时间,顾衾全部用在修炼上面,每天睡眠时间只有两个时辰,除去其余吃饭什么的,她全部都在修炼。

    秦羡生其实有些心疼,没玩没了的修炼很枯燥,他更希望她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不是单单为了变强去修炼。

    可他劝了不什么,衾衾根本不会听的。

    转眼到了十月份,九门还是没有任卜守和那白衣女孩的消息。

    这天秦羡生回了趟九门,带回来一个消息,流光果然被其他们门派知晓了,这消息传递出去的不知是不是当初一起在长柏山的那几个门派。

    不过当时的事情只有那几个门派跟万俟言所知,定然是从这两方的其中一方传出去的。

    只要顺着这方面调查就行。

    最后查出的结果,果然是当初玄门的那位师妹传出去的。

    当初长柏山流光暴露在大家面前,玄门的那位师妹没忍住流光的诱惑,想要擅自去取流光,却被流光身上的阴煞之气所伤,差点死掉。回去后,玄门长老不许她把流光消息透露出去,没想到最后还是被她说了出去。

    不过顺着她给出的这个消息,九门的人竟找到任卜守和白衣女孩落脚的地点。

    南方一个偏僻山区的小村落里。

    顾衾和秦羡生知道不能在等下去,他们必须主动出击。顾衾又担心她离开后家人会出事,到底是没带上将军,只让黑豹同他们一块去了。搭上飞机很快赶往南方,又走了两三个小时的山路才到了那个小山村里。

    这次出来,两人没同任何人说过,顾衾跟家人的说辞是要出门修炼,说不定是什么时候回来,让家里人不要太担心她。

    这是个很小的村落,里面没几户人家,顾衾开了天眼很容易就看到任卜守和那白衣女孩的下落,让人没想到的时候,她却在这里看见另外一个人。

    万俟言。

    顾衾脸色大变,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她说为什么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为什么天眼会看不透万俟言,原来他是故意接近他们的。

    “怎么了?”秦羡生问道。

    顾衾脸色有些难看,“万俟言也在这里。”

    秦羡生皱眉,“果然……”他猜测出万俟言接近他们的目的或许不单纯,却没想到他会是任卜守的人。都是成为阴兽的容器,他不明白万俟言为何还会去帮助任卜守?是什么原因?他不觉得万俟言会对任卜守有师徒的情分,那么肯定是别的原因。

    不过万俟言出现在这里,也就表示至少他不是站在他们这边的。

    顾衾和秦羡生走到那栋有些破旧的砖头屋前,两人都没有吭声,木门突然被打开,万俟言跟着任卜守一块走了出来,还有一个瘦弱的白衣女孩。

    顾衾咬了下牙,没吭声。

    万俟言对着他们灿烂一笑,“没想到,你们竟然找来了。”

    “为什么?”顾衾忍不住问。她对他的印象并不坏,因为他和秦大哥一样,都是阴兽的容器。

    “为什么呀?”万俟言轻笑,“因为我希望师妹好好的呀。”他的脸上现出一抹温柔。

    “师妹?”秦羡生冷声道,“他的女儿?”这个他自然是指任卜守。

    万俟言轻笑,显然是默认了。

    顾衾怎么都没想到会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你接近我们的原因是什么?”

    “当然是因为你的能力。”任卜守苍老的面容上显出一抹贪婪,“天生天眼,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天生天眼的人。”

    顾衾白着脸,“你们早就知道我有天眼了?”

    万俟言叹息一声,“罢了,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们吧,反正你们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很遗憾,我们接近你的确是因为天眼的原因,姝姝自小身体不好,师兄走的那时候还没见过姝姝,师兄离开后,我才认识了姝姝,我很喜欢她。可是她身体不太好,甚至非常差……”

    听着万俟言的话,顾衾才终于知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万俟言的确恨着任卜守,可他爱上了任卜守的女儿,当初任姝姝还小的时候,任卜守在一次把阴兽放入容器的时候,姝姝那时候还小,不小心跑到阵法当中,那会儿姝姝还是个普通的五六岁的小女孩,跑入这种阵法会如何可想而知了。

    能捡回一条命都算不错,任卜守就算心思狠毒,那会儿还是很疼爱这个唯一的女儿,他当下保住女儿一条命。之后姝姝身体也不太好,一直处在休养当中,那之后没几天,任卜守收了秦羡生为徒。

    因为当时姝姝一直处在休养中,很少露面,从未跟秦羡生碰头过。等秦羡生离开,任卜守接了姝姝回去住,但也是住在一个隐秘的地方,万俟言偶尔得知有任姝姝的,有次跟着任卜守发现的,后来他就经常去找姝姝玩。

    最后自然而然的爱上了姝姝。

    顾衾听到这里就知道为什么之前从任卜守的几个徒弟当中没有看到任姝姝过,因为她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出现过。

    后来姝姝身体越来越差,一直用别的方法吊着命。

    之后任卜守修为越来越高,万俟言修为也是越来越高,可他们还是帮助不了姝姝,只能看着她一点点的衰弱下去,只能一次次的帮她续命。

    前几年,万俟言偶然一次得知开天眼的方法,一般修炼之人开天眼非常非常的难,先不说会耗损不少修为,对精神身体上的伤害也是无以言语,切开天眼的条件也非常的苛刻,他开天眼只是想知道这世上有谁能就姝姝。

    天眼里出现的就是顾衾。

    那次开的天眼,万俟言恢复好久才恢复过来,至此他再也不敢开天眼,因为若是在开上一次,修为定会下降,他不会冒这个险的。

    知道顾衾能救姝姝后,万俟言就开始调查顾衾的事情,知道她所有事情后,他就猜测顾衾就天眼。

    之后就是开始接近顾衾,因为怀疑顾衾有天眼,他特意找了件法宝以免让顾衾从他身上看透什么。

    见到顾衾的第一面,他就发现顾衾看了他几眼后开始皱眉,知晓心里猜测肯定*不离十了。

    越来越多的接触,他已经十分肯定顾衾天生天眼,只有她能救姝姝。

    说完这些,万俟言笑眯眯的看向顾衾,“还有什么不懂的吗?我们做这一切只为让你救姝姝而已。”

    顾衾道,“那你们为什么对付穆家,既然她身体不好,为何还要带上她一块?”

    万俟言看了姝姝一眼,握住她的手,“只是想让姝姝锻炼一下而已,没想到最后被你发现了,真是可惜啊,差一点点……”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