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又来斗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对。不过现在就算是您黎书记想跟我买,50万亿都拿不走的。”

    午阳说:“您那么多翡翠,要是都投放市场,恐怕就是白菜价了呢。”

    “我不管什么价,反正就是不卖。”

    午阳笑道:“这件事情是张大哥倡议你们做的,你们是怎么关心张大哥的呢?”

    李老板说:“我们跟张大哥交往十几年,鞍前马后效力,他帮我们出个好主意也是应该的。对黎书记您,我们倒是应该感谢的。”

    午阳说:“我们是一手钱一手货两清了,何况你们还送了我一所医院,现在每天都在挣钱呢。”

    陶老板说:“黎书记,我们一直对这个事情不服气呢,我们今天是不是再切磋一下?”

    “不行呢,大庭广众之下,我得注意形象呢。”

    陶老板说:“我们早就想到这个问题了,特意从银行取了一匝一元的新钞票,我们出9个加上您,一人10张,每张代表一亿元人民币。每次上4个人,谁输完了,熟悉的人就接上。黎书记,我们这次的旅行,仅此一次,以后都不找您玩了。”

    ∽,   午阳说:“你们准备是玩什么?”

    陶老板说:“就玩斗牛,这样纯粹是比运气。”

    “行。是四个人比,还是有庄家?”

    “四个人比,牌最大的人通吃。如果采用庄家的话,游戏会太快了。”

    午阳问:“如果输完了。想继续玩怎么办?”

    “可以找赢家借筹码,认账就行了。我们这些人,应该不会有赖账的吧。”

    “还是跟以前一样。不能对外说,要不然我可不敢参加的。这么个官不大不小,可影响大着呢。”

    李老板说:“这个黎书记放心,我们都是稳妥的人。”

    午阳说:“好,上了飞机,我们就开始吧。不过,还有一些规则要商量好。”

    陶老板说:“还有什么规则?”

    “当然有了。我们等会当着众人就不好说了。比如你们10个人加上我,是怎么抽签决定谁上、谁先谁后,还有就是每次能押几张。牛八、牛九、牛牛是翻多少倍,到最后只剩下3个人手里有筹码了,是不是斗到底,这些都要事先说好。免得闹不愉快。”

    李老板说:“对对对。这些都要规定好。我看是这样吧,为了消磨时间,牛八、牛九加一倍,牛牛加两倍,每次押多少,就随便了,但是如果手里筹码最少的人赔不起,就没有赔了。不能追讨。当然,如果愿意购买筹码也不是不行。还有就是最后剩下3个人了。就看当事人是不是愿意了。不愿意的人可以退出,愿意继续的留下。我们11个人,只有10份筹码,就抽签决定谁上谁不上。如果抽签不上的人实在要上,我们就凑一些散钱好了,众目睽睽之下,不能耍赖的。”

    陶老板说:“这样比较公平了,我们就来抽签。我手里有11张扑克牌,分别是从a到j,谁抽到了j,谁就休息。”

    午阳抽到了8号,发起这个事的李老板抽到了j,就有些不高兴了。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10元的,别人也翻了口袋,凑齐了10张,给了李老板。分发好了后,就等待上飞机了。

    飞机起飞后,午阳仍然和杨部长、查部长几个人坐一块,陶老板他们就在后排开始斗牛了。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就有人来喊他了。午阳看到杨部长他们都有了倦意,就笑笑说:“老师,您休息一会,我到后面聊天去。”

    已经输光了筹码的人走开了,腾出座位来。午阳看到第一轮下场的陶老板面前的小桌上,已经堆了不少的钞票,看来他是最大的赢家了。仗着自己每次都运气好,第一注就押了两张,结果发了一副臭牌,q最大,被吴老板牛七吃了。第二注,就下了4张,开牌一看,发了一个黑桃k的牛牛,这是最大的牌了,有42张筹码入账。因为有人只有10张筹码,少了6张,按规则不能追究的。

    换人再斗,午阳下两张筹码,又被吃了,接着又下4张,发了红桃q的牛牛,被陶老板红桃k的牛牛吃了16张,又换人了。这次换了两个,最后两个都上来了。

    午阳要下8张筹码,李老板不同意,说:“你如果发到了牛七、牛八,我们还没有过瘾,就没有筹码了,还是慢慢玩吧。”

    陶老板笑着说:“没出息,你就算着自己不会赢呀?”

    李老板说:“反正时间还早,不着急。”

    午阳说:“好,就少押一些,只押4张好了。”

    拿到牌一看,是2、3、4、5、6,牌虽然小,可组合起来,也是牛牛。李老板、陶老板他们的牌都小,午阳这次就斩获了36张,李老板两个人上场也就玩了这一把。

    午阳问陶老板还玩不玩,陶老板说:“剩下两个人,玩起来没意思,不玩了。”

    午阳也想趁好就收,数了手里的筹码,共有70张,减去自己原有的10张,收获了60张,就是60个亿了。用来购买毛料,可以买好几百块了。借给杨部长和车江、陈然他们做本钱,是绰绰有余了。当然,这个钱自己还是要扣回来的。

    当地时间下午3点半,飞机在仰光机场降落。阳光照在机场上,看上去都是白色的。好在大家在飞机上就已经脱下了冬装,要不然走几步恐怕就得冒汗了。

    由于没有乘坐专机,缅甸方面的欢迎仪式是在候机楼前的走廊上举行的。说是欢迎仪式,其实就是由机场的工作人员将他们带到已经站成一排的10来个人面前,杨部长、查部长、午阳和张司长等。依次跟他们握手,翻译跟在后面作一番介绍。

    来欢迎的人中,午阳认识的。只有两个珠宝玉石协会的人,一个是会长昂山季太,另一个就是副会长陈琏,他可是跟午阳打了10多年交道了。

    “陈老板,好久不见,身体好吗?”午阳握住他的手说。

    “谢谢,还挺好的。黎老板。我说你怎么多年不过来了,原来是高升当大官了呢。”

    “什么大官呀,就是一公务员而已。”

    陈老板说:“好。你还是能够保持平常心,我最赞赏了。黎老板,这次你的工作,就由昂山会长负责。我具体配合。保证你能够顺利达成任务。具体事情,我们到宾馆再谈。”

    到了宾馆,安顿好了后,缅甸方面将日程安排送了来,午阳看了看,16日是参观仰光的佛塔等旅游景点、市容,游览主要纪念品市场,第二天就具体事项进行商谈。第三天才是进入具体工作。

    午阳觉得这样不行,自己的时间肯定不够。立即到杨部长房间,将自己的想法说了。杨部长说:“你跟缅甸方面的陈会长很熟悉,自己跟他们去协商吧。”

    午阳笑道:“您批准了,我就好办事了。不过我敢肯定,他们比我们更着急这事情呢。”

    果然,话音未落,陈老板的电话就打进来了。“黎老板,你在哪?我在你房间外面呢。”

    午阳说:“你稍等,我马上就到。”

    开门就看见陈老板和昂山会长站在走廊上,赶紧走了几步,“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

    昂山用英语说:“我们刚刚到。”

    午阳也用英语说:“会长先生会汉语吗?”

    “说得不是很流利。黎省长可以用汉语说话,要不然陈会长听不懂的。”昂山说。

    午阳开了门,“两位请进。我已经烧好了开水,先给两位泡茶。”

    昂山接过茶杯,笑笑说:“黎老板,您对日程安排觉得满意吗?”

    和昂山季太已经很熟悉了,午阳不想和他兜圈子,就说:“贵国的迤逦风光我已经瞻仰过多次了,进行商务会谈跟我也没什么关系,我们是不是明天就开始挑选毛料?”

    陈老板说:“黎老板还是那个性格,我们来拜访,也就是想能够这样。黎老板,你是不是还到市场上去走走?”

    午阳说:“不去了吧。于老板那里的工艺品和木材,都通过经常性的渠道销售给我了。再说,我们也没有时间。”

    陈老板说:“时间倒是有,我们可以现在就去。我保证你会感到不虚此行的。”

    昂山说:“黎老板,既然陈会长这么说了,您就走一趟嘛。我就不陪你们了,再到公盘大会的会场去看看,不能留下什么纰漏。”

    午阳说:“两位会长都这么说,我就陪陈老板走走好了。”

    给李荣泽打电话,告诉他自己的去向,就上了陈老板的车。车上,两人聊了一些克钦族武装和政府军之间的战事,午阳准备问缅甸政府目前的困境,可市场已经到了。

    于老板是于颖的亲戚,自从和午阳的公司合作后,资产是成几何级数增长,早已不是当年的小摊位能够比的了。在传统的市场边缘,建起了一栋大楼,虽然不是很高,可也有鹤立鸡群的感觉。

    刚刚停好车,于老板就跑过来了,“黎老板,陈老板,欢迎你们的到来。两位先到办公室喝喝茶吧。”

    陈老板说:“算了吧,等会时间不够了,黎老板可是要回宾馆随团一起吃饭的。我们现在就去看看货物。”

    于老板说:“那好吧,我去拿几瓶矿泉水,就带你们先去地下仓库。”

    乘电梯到了地下仓库,于老板开了两张像银行金库那样的门,开了防爆灯,终于看到了里面的货物。原来,都是一些古旧家具,在地下室里摆成了5行。大约有20个柜子,高矮大小都不同,保养得也不是很好,有一个柜子的腿,竟然有一块被老鼠咬坏了。另外还有30多张椅子,形式多种多样。午阳稍微看了一下,大概有10对式样是相同的。一些凳子,有鼓型的、方型的、长型的。大概总共有50张。还有一些茶几、八仙桌、罗汉床等。每件都飘逸着紫气。

    于老板说:“黎老板,这些古旧家具,都是我近几年花了大价钱从缅甸、泰国、老挝和印度收集过来的。这些家具散落在民间,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有的甚至是经过修复才能摆在这里的。可它们绝对都是年代久远的物件,这个您是内行,一看就知道了。”

    午阳笑道:“于老板你别奉承我。我对古旧家具知之甚少,说是门外汉也不为过。您收集了这么多东西,怎么没有跟我的经理说呢?”

    “他们不识货。我不想跟他们说。我知道,这里有翡翠公盘,您迟早是会过来的,货卖识家嘛。”

    午阳故意说:“于老板。我真还不敢就这样跟您买。我得找人鉴定了以后才能确定呢。”

    于老板说:“黎老板,我们之间的生意,已经进行了这么多年了,可曾有过欺诈行为?”

    午阳笑笑说:“是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不愉快,可您也有可能打眼的时候呢。”

    “要不然我们是这样,我们现在先谈好价,我给您发运回国,您请行家鉴定后。按谈好的价格付款。如果那件是假货,您砸了就是。我绝不找麻烦。”

    于老板说到这个份上,午阳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这些古旧家具虽然没有了实用价值,可很受国内收藏界的追捧,价值不菲呢。自己的博物馆正好有古旧家具展馆,这些可以填补自己古旧家具的空缺,是值得买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