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老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机场已经接到了通知,午阳他们一到,出示工作证后,就被带进了vip室。从京城过来的航班要10点钟到,还要在中南停留半个小时,时间还是很充裕的。

    vip室里只坐着几个人,午阳扫了一眼,有一个在看报纸的人见过,是10年前在渌江买烂尾楼建市场时,旁边一个市场的老板。午阳当时请了周围市场的老板们吃饭,这个人在饭桌上牛皮哄哄的,说当时的市委王书记是他干爹,开口闭口说我干爹怎么样怎么样。午阳听说,他的一个不大的市场,竟然养了100多名保安,对欠交管理费的经营户,动辄打骂封门。市场的摊位本来是经营户买断了60年经营权的,可他借市场改造之名,重新出售经营权。经营户不同意,头天晚上锁门收摊,第二天来开门,货物和摊位都不见了。午阳不喜欢这种用黑社会手段的人,当然也就不喜欢他,从那以后,就没有再见过他。

    既然有熟人,跟彭妍就不能太亲近,两人坐的椅子中间还隔了一把椅子,将行李放在中间的椅子上。

    彭妍笑笑说:“午阳,我这次一定要怀上了。”

    午阳说:“那4≧,么急干什么?宝儿、贝儿孩子还小,购买毛料的事情还靠你呢。”

    彭妍说:“我怀孕了还是能跑的,等我临盆时,两位姐姐的孩子都满三岁了,她们又可以顶上来了。生孩子不能太晚,你注意没有。利凝姐、如萍姐她们,身材就明显变形了,前面看还不觉得。看背影,就是不折不扣的大嫂了,而其他姐妹,特别是宝儿、贝儿两位姐姐,怎么看都是女孩似的。”

    午阳笑道:“利凝和白如萍都40出头了,哪能不变形呢。小妍,你说。咱们家的女人,跟外面的女人比,是不是都显得年轻了很多?”

    彭妍笑道:“还不是你滋润得好呀。午阳。在咱们国家,你的女人是不是最多的?”

    午阳说:“前一段时间被抓的一个贪官,情人有110多个呢。小妍,这次带了多少资金?”

    “没带钱。我就是来给你帮忙的。”彭妍说着狡黠一笑。

    “我不够钱的话。你给我先垫上啊。好了,你休息一会,我看看书。”

    从行李包中拿出书就看起来。彭妍也找了报纸看。一会,彭妍拧开矿泉水瓶盖喝水,午阳怕她跟平时一样,喝完就递给他,于是马上也拿出来自己的矿泉水瓶。

    看了一阵,vip室突然进来两个警察。午阳没有反应,那个市场经理就压低了声音说:“让何树林救我。”

    午阳的听力极好。字字都听得真切。猜想这家伙肯定跟何树林有牵连,马上联想到自己曾经给何树林送过礼,叔叔黎秋华跟何树林的关系更是渊源很深,这种人肯定是不会讲义道,给何树林扛住的。万一何树林有事,可能就牵扯到自己了。

    那人被戴上手铐带走后,午阳给何树林打电话:“何省长,在忙什么呢?”

    何树林说:“我在渌江处理四个公司的事情。”

    “进行得怎么样了?”

    “已经处理好了。四个公司都进行了整体拍卖,收回的资金除了还本付息外,还节余了5个多亿。”

    午阳说:“四个公司的员工呢?”

    何树林说:“聘任人员和农民工,听说是黎明集团接收,都很高兴。事业编的人员,都安排到市里其他单位和各县、市、区了,近两天就会去报到。有80多人自愿去黎明集团工作,市政府发放了5万元的安置费。”

    “整体拍卖都是走的正规程序吗?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何树林说:“这个您放心,绝对不会留下擦屁股的事情,经得起任何检查的。”

    “好,我这就放心了。”

    何树林说:“午阳书记,你不是出国访问吗?还没走?”

    “我在机场。刚才看见渌江的一个市场老板被公安带走了,让您去救他。”

    何树林立刻来了火气,“鬼才去救他呢。那小子根本就不是什么好鸟,以前是王书记的干儿子,后来又要给我当干儿子,我没有答应,这样的人是不能惹的。给我送过两次钱,8年前送了两百万,去年又送了500万,我都上交给纪委了。我一再交待他,多行不义必自毙,他不听,就让他关着吧。”

    午阳说:“何省长,如果他没有命案,该救还是要救的,万一他乱咬一气,您不也得去纪委说清楚啊。”

    何树林说:“我也不知道他究竟犯罪有多深,不敢贸然去救的,到时候黄泥巴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让他蹲着去吧,没大事,能扛住,出来还有口饭吃,要不然就没有机会出来了。你放心,我跟他没有什么关系,大不了就是违纪吃过他的请,最多挨个处分,不当这个副省长罢了。午阳,你允许我叫你一声午阳,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万一我遭受了无妄之灾,老母亲和儿子就托付给你了呀。”

    午阳说:“我相信您是清白的,会替您找人说情的。奶奶和老弟就是我的亲人,您放心吧。”

    “好。这我就放心了。”

    果然,午阳从缅甸回国后,就没有见到何树林了,省政府又选举了新的副省长,半年后,何树林恢复了自由,一年后,被任命为国家某工程的副指挥长,还是副省部级。那个市场老板,则将全部资产赔偿出去了,自己还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这是后话。

    打完电话,彭妍拍拍胸口,“午阳。吓死我了。”

    午阳笑笑说:“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黎书记,让您久等了。”李荣泽从登机通道出来。老远就喊。

    待他走近了,午阳跟他握握手,“荣泽,大庭广众之下,别隔那么远就喊好不好?”

    李荣泽说:“这有什么关系啊,咱们又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情。来,我给您提行李。咱们登机吧。”

    午阳说:“大家都不下来活动活动?”

    “大家都是经常坐飞机的主,这两个小时算什么?走吧,我们上去。趁散客都下来了,我去给您介绍一下。”

    从登机通道的空隙可以看到,这是一架波音737客机。登机后,看到在进门不远处坐着的杨部长。知道果然就是这种机型了。靠近驾驶舱的。是所谓头等舱,其实就是座位稍微宽敞一点而已。

    李荣泽说:“黎书记,这是我们杨部长,您肯定认识了,杨部长是我们代表团的团长;这位是外交部的张司长,是副团长之一;这位是我们部的查部长,同样是副团长。其他就都是大企业家了。”

    所有的人都站起来,杨部长说:“黎书记。欢迎您参加代表团,请坐。这些企业家都是民营企业的老板。还有15位中央企业和国有企业的老总,以及外交部和我们部的代表团的成员,坐在后面了。”

    午阳跟大家一一握手,“谢谢。各位,这位是宝贝珠宝集团的彭总。”

    这15位民营企业家,午阳认识其中的10个。这些人都是张主任的朋友,都是跟午阳买过翡翠,打过高尔夫的。每个人握手时都寒暄几句,5个不认识的,也说一些“久仰”之类的客气话。

    握手完了后,杨部长说:“我们去后面跟大家认识吧。”

    经过杨部长介绍,午阳又跟其他成员握手认识了。中央企业和国有企业的老总们,年龄普遍比民营企业的老板大,说话也端着,令人有些不舒服。午阳知道他们,很多都是从副省部级领导岗位下来的,就任中央企业和国有企业的老总,不过是让权力飞得更久一些罢了。尽管从内心看不起他们,但脸上没有丝毫表现出来。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几乎与他们没有交集,犯不着去得罪他们。

    头等舱的乘客,都是代表团成员,坐下后,就开始商量工作了。杨部长说:“黎书记,我们是这样分工好不好,由您负责跟缅甸方面购买毛石,通过购买毛石,增进友谊和相互理解,促进我们其他工作的开展。”

    午阳说:“好的,我尽力而为。”

    杨部长说:“其他同志的分工,我们已经商量好了,跟您通报一下,张司长负责代表外交部跟缅甸联邦政府联系,实际上这项工作早就开始了,这次我们出访的目的,也已经向缅甸方面通报了,到了以后,就是要交涉一些细节性的东西;查部长的主要工作,就是负责跟缅甸方面商讨具体项目,要争取多签订一些合作项目;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在外交部的协助下,联系好两国领导人在博鳌亚洲论坛期间进行会谈,为双边的经济往来构建指导性的框架。”

    午阳问:“大约需要呆几天时间?”

    “我们计划是7天,但具体要视情况而定。如果根本就谈不拢,我们就没有必要继续呆下去,三两天就回国。如果比较顺利,7天能完成就按期回国,如果有必要,多呆两天也可以。我知道,你购买毛石要切出来,很需要时间。我们通过国家玉石协会已经跟缅甸方面联系好了,让他们多准备切石机,多安排人手。再说了,我们只来了15位民营企业家,您如果挑选出来的毛石比较多,也要视他们的财力而定嘛,要不了的,就运回国内再切好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