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水利工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祝贺的。”

    午阳说:“戴局长现在是戴厅长了吧?那时候对我们县的支持可不小呢。希望戴厅长今后还是一如既往地支持我们的工作。快请坐,车江,倒茶。有烟吗?戴厅长可是烟枪呢。”

    戴革笑笑说:“省长,说起来不好意思,那时候是个副局长,讲话没什么用,您从中央要来的专项经费,我们局长还想扣掉一些,被周书记狠狠地批评了,后来还不让他管经费了。”

    午阳说:“那个局长现在呢?”

    戴革说:“早几年退休了。有人举报他一些贪污受贿问题,查了一阵,没有查到什么事实,也就不了了之了。不过那时候我已经到了省厅了,具体情况不清楚。”

    “戴厅长,到省厅几年了?”

    戴革说:“周书记到省府不久,我就来了省厅。先是任处长,后来是副厅长。这次老厅长年龄到线了,想请黎书记帮忙给个机会。”

    午阳说:“你的事情,周书记和朱省长都跟我说了,我记在心上了。我们省的水利工作任重而道远,戴厅长可做好了挑重担的准备?”

    “我正想给省长汇报呢。”

    “好,你说说。”

    戴革说:“我们省的四大水系,主要江湖的堤坝,都进行了整修,可以抵御一般性的洪水。”

    午阳笑道:“戴厅长,人家讲这个问题时,一般都是讲可以抵御50年一遇或者多少年一遇的洪水,你怎么不这么说?这里面有学问吗?”

    戴革说:“书记是从基层上来的,对这些都懂,我不能哄骗您。人家说什么抵御50年、100年一遇的洪水,真正遇到洪水时,就是20年一遇的洪水都抵御不了。这是欺上瞒下,拿人民的生命财产当儿戏的行为。”

    午阳说:“戴厅长,你是水利专家,怎么样才能够做到抵御50年一遇的洪水呢?”

    “黎书记,理论上是做不到的。水利设施不可能有一劳永逸的事情。就拿现在渌江、潭州已经修好的市区江堤来说吧,江里栽种了防波林,江堤上面修了宽敞的公路,就以为不用管了?其实,只要小洪水。就可以掏空江堤,如果不及时修葺,江堤上面的公路就可能垮下来。成了危堤,就什么洪水也抵御不了。”

    午阳说:“现在在易河和渌江都修建航电枢纽,能对防洪起到重要作用,起码这两个城市就水旱无忧了嘛。”

    戴革说:“对这3市的防旱排涝作用的很大,可这段江面,仅仅只有150公里,还不到渌江长度的一半。还有另外一半呢?还有另外3大水系呢?书记,其实,如果当时政府能够组织水利专家进行论证。易河的航电枢纽可以不修,直接修潭州的就行了。易河的航电枢纽大坝离渌江的大坝不到60公里,潭州将要修建的大坝,离易河的也不到80公里。”

    午阳说:“是这样。潭州和渌江之间的水位落差不是很大。可淹没的良田还是不少呢。”

    戴革说:“书记。您在渌江已经有了成功的经验,淹没的农田,可以种植莲藕,可以搞网箱养鱼,效益不会比种稻谷差呢。”

    午阳笑道:“那时候也就是站在易河的角度考虑问题,没有全省一盘棋的理念。如果是现在,就不会这样了。”

    “好,黎书记已经对这个问题有了反思。我们描绘的蓝图,就肯定能够在中南大地上变成现实了。”

    “你们描绘了什么蓝图?”

    戴革说:“从2006年初开始。我们厅根据省委省政府的安排,对全省进行了一次水利方面的全面调查。对需要修建的水库、江河堤坝进行了勘探,绘制了规划图。”

    午阳说:“你记得大概数字吗?”

    “记得,都是我主持搞的,已经记在头脑里了。全省需要修葺的江堤、湖堤780公里,水库堤坝37公里,需要新修大ii型水库9座,中型水库92座,小型水库234座,新建拦河坝,或者航电枢纽7座。”

    午阳说:“你们的调查,没有涉及山塘?”

    戴革说:“没有,山塘的新建和修葺,一般都是从下往上报,报到市水利局一级,就不给省厅报数字,只提经费数目了。”

    午阳说:“戴厅长,你们准备修葺江堤、湖堤和水库,需要多少经费?”

    戴革说:“书记,您别称呼我的职务好吗?我比您大不了几岁,您就叫我名字好不好?”

    午阳笑道:“那我就不客气,直接叫名字好了。”

    “书记,省委省政府还没有定下移民方案,这一块没有进行计算,光是修建的经费,修葺江堤、湖堤,每公里不能少于500万,需要40亿;水库堤坝4个亿;大型水库每座40亿,总共需要360亿,中型水库每座20亿,需要1840亿,小型水库每座需要5个亿,需要1170亿。总数大概**。”

    午阳说:“如果牵涉到移民,每个人需要多少?”

    戴革说:“如果是就近移民,每个人20万够了,如果要跨县移民,恐怕会需要30万。我们对所有水库和航电枢纽的建设需要移民数,进行了统计,就近移民在12万左右,跨县移民在3万左右,大概需要经费310亿左右。”

    “戴革,如果投入这3700亿进行建设,需要多少年?”

    “3年就够了。”

    “能达到一个什么效果?”

    戴革说:“起码可以做到大旱、大涝之年无大灾。如果都能够跟渌江、易河那样,全部建设好配套设施,可以增加耕地面积300万亩。如果还利用水下栽种莲藕,水面养殖珍珠、网箱养鱼的话,效益是无法估算的。还有就是将大大提升航运之便利,加上发电,也将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

    午阳说:“确实前景很好,就是筹不到这么多资金。我们省的国、地税收入,一年也就不到1000亿,省政府能够使用的,不到200亿,有这么多吃财政饭的,除了水利一项,还有很多方面需要投入,能够拿出30个亿来修水利就很不错了。中央能够给我们拨的款,最多也就是500亿。就是我们不截留一分钱,也需要7年才能有这么多资金的。”

    戴革说:“书记,其实这些水利工程,有的已经完成了。易河在您领导下,就已经修建了14座中型水库,37座小型水库,就将近减少了500亿。如果省委省政府能够下决心,还有办法可想的。”

    “什么办法?”

    “不是有大公司在租用水库养殖珍珠嘛,我们可以将水库的经营权卖给他们,让他们出资修建水库。”

    午阳说:“这个办法是可以考虑。农田需要的是水,只要计算好灌溉的田亩需要的水量,就可以按最低水位计算出面积,也按渌江和易河出租水库的办法,预收20年、30年的租金就行了。”

    戴革说:“黎书记,别看公司暂时投入多了一些,按现在物价上涨的形势,他们还是占便宜的呢。我们作为政府部门,既筹集了资金修水库,又一直可以让农民灌溉田地,这是一个双赢的格局呢。”

    午阳说:“你们计算了没有,这些水库的枯水期面积,大约有多少?”

    “9个大型水库,每个平均20万亩,每个中型水库平均8万亩,每个小型水库平均两万亩,就有1380万亩,如果将以前的都租赁出去,总面积将超过2000万亩。每亩每年收20元,租30年,就有120亿了。”

    午阳说:“还是差得太远。戴革,如果我们将养鱼的收益都出租给他们,是不是可以多收一些租金呢?”

    戴革说:“水库养鱼,很难经营管理,没有多少效益,人家一般是不会租赁的。”

    “我们可以给水库的管理人员下个任务,让他们为租赁户义务看护,每年让租赁户付给他们一些奖金。我曾经到过一个水库,他们将捕鱼权按每年80万卖给客户,那个水库也就是10万亩左右呢。”

    戴革笑道:“书记,10万亩80万,也就是每亩1毛多钱,全省能收多少呀?”(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