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杜英山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两人往停车场走,刘清源说:“午阳同志,能不能抽出时间来呀,我请你去农家乐吃便饭。 ”

    午阳说:“时间是有,可要您书记请客,不好意思呢。”

    刘清源笑笑说:“这个农家乐是我朋友开的,我带你去认认路,以后多关照关照生意。”

    “书记的朋友开的,肯定安全,我刚到省城,还正好要找这么个地方呢。”

    “绝对安全做不到,只能说相对安全吧。我们现在回省委大院,我让他们过来接。如果开我们的车去,怕被好事者吊了尾线。”

    让陈然自己回家吃饭,要回渌江时打电话叫他,午阳就随刘清源上了一辆黑色的奥迪车。车上的司机和副驾驶位,分别坐着两个女人。副驾驶位的女人穿着裘皮大衣,化的妆比较浓,看不出实际年龄,开车的穿棕色牛仔衣,着蓝白色牛仔裤,白色运动鞋,长发飘逸。两人都转过身对午阳笑了笑,喊了一声“黎书记”。

    刘清源指着副驾驶位上的女人说:“午阳同志,这是我朋友谈佳,谈话的谈。这位是她的小姐妹姜小凤,美女姜,小凤凰。两人合伙经营杜英山庄。”

    午阳说:“经营山庄可不容易,生意还好吗?”

    谈佳说:“以前一直是在建设中,设施不够完善,生意只能用惨淡经营来形容。最近几个月生意好了一些,平时每餐有3、4桌客人,到了周末,就忙不赢了。”

    午阳问:“为什么叫杜英山庄?你们两位老板都不是叫杜英嘛。”

    刘清源说:“午阳同志。杜英是一种树的名字,山庄的范围内,满山遍野都是杜英树,所以就取了这个名字。杜英树叶新长时,有一点嫩红色。老了后就是深红色,树本身又是枝繁叶茂的,挺漂亮。”

    午阳说:“既然称山庄,就不光是餐饮一个项目吧?”

    姜小凤说:“项目不多,除了餐饮,也就是客房、棋牌室和钓鱼了。”

    刘清源说:“午阳同志对什么有兴趣?如果喜欢打牌。倒是可以凑一桌。”

    午阳说:“我不打牌,也不会下棋,对钓鱼也没有兴趣,只是偶尔为之。”

    姜小凤笑着说:“以前陪领导钓鱼吧?”

    “对,肯定陪过。有时候星期天在家里没事,就拿了渔具,带上一杯茶,在鱼塘边坐两个小时。不在于钓鱼,而是享受那份清闲。”

    姜小凤说:“明年春暖花开了,刘书记、黎书记有时间的话,欢迎来山庄钓鱼、赏花,品尝美食。”

    刘清源笑着说:“小凤秀色可餐。山庄风景优美,午阳书记一定会如期而至的。”

    午阳笑笑没有说话。看得出来,这个谈佳肯定跟刘清源的关系不一般。姜小凤跟她既是姐妹,又是合伙人,自己如果与姜小凤有什么事,那第一时间知道的,肯定就是谈佳了,谈佳知道。就等于是刘清源知道,就等于是他的系统知道。这样的后果,是自己无法接受的。但是。刘清源将自己的底细告诉了自己,如果不留给他什么把柄,人家肯定就得防着自己了。看来今天是宴无好宴,自己只能虚与委蛇了,绝对不能动真格的。

    这一笑意味深长,刘清源可以随意理解,让他猜去吧,反正总不能牛不喝水强按头吧。

    车辆沿国道行驶了5千米后,驶入了水泥路。刘清源笑笑说:“午阳同志,还有10来公里,很快就到了。这次刘瑾的事情,你帮了大忙了,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心里有数。”

    午阳说:“书记,我也就是给他们牵线搭桥而已,没有出什么力的,您不用当回事。”

    “那不是这么简单。刘瑾回家说,你如何如何替她着想,争取利益的最大化,这就很难能可贵呢。不是真心帮忙,是不会这样的。”

    “书记,刘瑾一个学生,对生意上的事情,基本上不懂,即使她不是您的女儿,只要找到了我,我也会帮忙的。当然了,对方也是我的朋友,我不能让朋友吃亏,所以他们的合作,将是一种双赢的格局。”

    刘清源说:“他们如果联合开发房地产,能够赚钱这好理解,但是安总要建一个高端城市综合体,一个电脑市场,苗总要建机电市场、家电城、全国名优农产品市场等10个市场,这样有钱赚吗?我真还不理解呢。”

    午阳说:“书记,建市场和开发房地产并不矛盾,只不过比专门开发房地产少卖出一些房子而已。而留下来的这些房子,将用来作市场和写字楼,产生的效益,将是长期的。”

    “那能有多少效益?”

    午阳说:“比如一栋房子建50层高,最下面的5层为市场,6楼到20楼为写字楼。我们以100平方米为例,房地产按潭州现在的房价,可以卖80万。如果作为市场,那出售的就不是产权,而是经营权。经营权一般一次卖出去10年,价格在每平米两万左右,如果市场经营得好,下一个10年,价格可能是3万,也可能是5万。除这些收入外,市场管理方还要收取市场管理费、卫生费、消防费、空调费,这些收费,以现在的收费标准,加起来每个月是100元左右;售出的水电都要在国家牌价的基础上,每吨、每度加5毛钱左右,这样每100平方米每年的收费,就超过了12万,纯利润不会低于两万。”

    姜小凤说:“黎书记,按您这样算起来,100平方米的市场房产,最少可以卖6次经营权,最少可以卖1200万,还有收费60年,120万,那不就是卖房产的十几倍了?”

    “对。当然也存在风险,如果经营项目不对路。外部环境不好,市场也是有倒闭的风险的。”

    谈佳说:“实在要倒闭,大不了隔成住房卖掉,说不定几年后潭州的房子价格,也跟其他地方一样高了呢。”

    刘清源说:“那样不是个事。房子涨价能涨多少钱呀?午阳同志,就是我觉得,他们要建市场卖的东西,现在潭州城里,到处都有卖啊,建市场有用吗?”

    午阳说:“这并不矛盾。他们要的就是一个规模效应。外面的零星经营户生意可以照做,但市场的产品品种多,规格齐,品质有保障,售后服务好。停车、餐饮等服务项目齐全,又舍得花本钱打广告,有经常性的优惠大酬宾活动,自然能够吸引更多的客户,特别是集团用户。”

    刘清源说:“午阳同志,通过你这样分析,我就放心了。不过刘瑾的土地虽然大,可相对于建筑施工的投入来说。股份太少了,收入不会很多。”

    午阳笑着说:“刘瑾的地块多嘛,加起来也是可观的。她还这么年轻。可以慢慢积累,一步步扩大嘛。”

    “午阳同志,我看她跟你秘书车江,似乎有某种迹象?”

    “您是反对还是乐观其成?”

    刘清源说:“我说话有用吗?”

    午阳笑道:“现在的孩子,可没有几个听父母话的。但您的话在我这里有用,我可以贯彻您的意图嘛。”

    “算了。顺其自然吧。不过以后真成了,你得多提携就是了。”

    “这是自然的。书记。车江是一块璞玉,有机会您也帮着雕琢雕琢。”

    刘清源笑笑说:“如果他们真成了。自然是要出力的。好了,杜英山庄到了。哎呀,停了好几台车,我们悄悄进去吧,不要惊动了他们。”

    姜小凤将车辆停靠在一处岩壁边,谈佳领着几个人从石梯拾级而上,大约爬了200梯,就到了一个亭子边。石梯与亭子中间有一块长条石架设的小桥,小桥下面是一个长形的水池。池水清澈见底,里面游曳着数尾锦鲤。

    亭子四周长满了杜英,红色的叶片在寒风中摇曳,倒也没有一点严冬的萧瑟。进了玻璃窗户封闭的亭子,里面的空调早已打开,很温暖,谈佳脱了自己的裘皮大衣,也给刘清源脱了呢子大衣挂好。姜小凤看看午阳,笑着说:“黎书记,您身体真好,只穿了两件衣服吧。”

    午阳说:“从小习惯了。最冷的天,也只将夹克换成羽绒衣。”

    姜小凤说:“嫂子找了您这样的帅哥,可真是有福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